「台灣對同志的友善,像是一層不真實的霧」,人們說著接納同志,只是因為沒被踩到心中的底線

文/李德庭、鄭宸鈺

 

「請問會介意曝光嗎?」訪問前我們詢問。
「嗯,會介意喔。」他們笑得很友善。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共來了五位志工,一個多小時的訪談之中我們震懾與驚訝不斷,關於同志朋友的相同相異,得到許多收穫。

 

同志遊行一直是多元文化與性別議題的年度大事,每年十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你會看到來自各地的同志或非同志朋友、因為各種訴求或單純想被看見而走上街頭。

 

131364_10151283320795586_2031672015_o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文中簡稱遊盟)的運作方式與一般組織不同,他們的人力與資金幾乎每年都從零開始。三月初由前一年的志工組成籌備組,進行募款、行政工作、文宣、租借舞台聯絡表演,並分兩次招募當年工人與遊行當天志工,調度總共約400人的團隊,再加上百萬元的資金缺口,每年都是場硬仗。

追求平等,看見不同

遊行之於他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義,想理解、參與、想解釋自己或抗議社會;在籌備與執行的過程裡,他們都看見和經歷好多故事。「我其實很喜歡最近幾年強調的"我們都不一樣"這種觀點。」草莓說,遊盟會慎重面對"看見差異"的重要,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而我們應該去認識彼此的不同,才能真正理解、爭取平權。

 

「有一年我是交通組義工,臉上畫著彩虹旗大聲指揮的時候,看見同事帶著家人迎面走來。我們視線相交然後擦身而過,直到現在都沒有提起這件事。」沙發熊說,「但我也不會後悔。」

 

今年是第十二屆,從最初的五百人擴增至上萬人,而隨人數變化的還有遊行方式與組成。十二年來之變化其實很有趣,一開始遊行大家都戴著面具、大部分民眾則躲在騎樓觀望,遊行隊伍和圍觀路人的數量大約是一比十;直到現在大規模的表演與口號,各種團體與訴求百花齊放。

 

391461_10151161871680586_116095335_n
2011年的主題【彩虹征戰,歧視滾蛋!】

同志運動相較其他議題,是一種個人與社會的拉扯

我們有時覺得同志議題涵蓋過於廣泛、有時又太狹義,其中一項原因便是:不同於其他社會議題,這是種個人身分確認與周圍環境對話的過程,千萬個個體有千萬種想法,因此難以定義。

 

同志族群裡各自有不同的立場,例如之前探討的用藥議題,有人不想讓此成為同志的刻板印象而主張切割;但也有人希望為各社群發聲,認為既是確實存在的現象就需要被討論。又像是,當有人認為媒體把報導聚焦於奇裝異服或裸露而忽略了遊行的訴求時;也有人反過來利用這種聚焦,將想被看見的標語放在最有「報導價值」的景色上。這些是遊盟每年必會遇上的爭議,關於如何凝聚與溝通。

 

此外,推廣的困難還包含大眾常把綜合性的結果歸因於這個族群。「任何污名、比如愛滋好了,只要加上同志身分,就會特別容易被凸顯出來,所以同志總是必須先去回應這些議題。但其實異性戀之中也會出現,人們卻不會這樣聯想。」

台灣對同志的友善,像是一層不真實的霧

台灣常被形容成亞洲的友善同志國家代表,但這種美好印象常在各種時事中露出破綻,例如每篇關於同志的負面新聞,你總可以在下面的留言看到最殘忍的批評。

 

這兩年的多元成家法案只是一個契機,它戳破了台灣社會氛圍的偽善,人們能說著尊重接納同志,只是因為沒被踩到心中的底線。而當發現這群人也想跟大眾擁有一樣的權利與法律保障時,他們才知道自己有多不能接受、因為他們內心仍覺得同志和自己不一樣。

 

「其實這樣也不是壞事,這些團體出來之後,才能曉得不接受我們的人在哪裡,而我們還有多少要努力。」小青笑了。

台灣正在往對的方向前進,只是落後了好大一段

沙發熊說二十年前去紐約的時候,各大城市都有大都會教會(MCCNY同志教會)、同志合唱團等社交活動,那時就已發展成熟,在街上看見兩名男性牽手也沒人大驚小怪;反觀台灣直到現在,整體社會對於性別多元的眼光仍屬保守。

 

「現在大部分人對我們的印象仍來自媒體、而非真實接觸的同志,或許再過十年會有所不同吧,我希望啦。」

 

近年來性別相關議題大受討論、支持與反對的團體皆倍增,理性討論和不懷好意的扭曲都變多了。對他們來說,這些聲音代表著越來越多人注意和關心到這塊領域,然而站出來的人還是太少了,遊盟很期待大家勇於表態,像美國各州同婚法案的數字轉變一樣,讓"量變帶來質變"這件事趕快在台灣發生。

選擇群眾募資,讓大家看見與批評

社會觀感就是在不斷刺激與挑戰中改變,選擇在群眾募資平台曝光,遊盟原本就設定這個計畫的宣傳意義大於實際募資意義。群眾募資和企業或個人捐款不同,是每個人皆能接觸的管道。

 

「規劃flyingV專案其實也很困難,我們之中沒有這樣的專家,從資料整理、文案到影片製作,只能各自摸索。」第一次剪影片時,義工用自己電腦製作、每次只能播20秒就得重新計算,就知道有多麼克難、資源多缺乏了,他們笑著補充。資源並不多、承擔的期望又很高,所以他們只能先付出。遊盟努力解釋與邀請各界參與,並希望大家能響應與支持。

 

S1920x1080_同遊02
遊行的籌備工作繁多困難,小白笑說每年遊行結束總有一群人會消失一陣子

在募資專案的問與答功能中,有位贊助者詢問回饋品的包裝是否有同志相關詞彙;而我看著這行問答發呆。
什麼時候台灣才會真正變成一個互相尊重的環境,在我們說自己是少數族群時不必害怕與顧慮。然後我想起訪問末端,沙發熊是這樣說的,「我想,當每個同志都能感覺身邊的環境舒適了,這才算是真正的改變。」

 

以實際行動支持:2015台灣同志遊行:年齡不設限-解放暗櫃・青春自主

Facebook 粉絲專頁:台灣同志遊行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