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也可以溫煦、詼諧,從生談起Death2014歲末戲劇節。

死亡總是氤氳著神秘的氣息,因為太神祕,以至在小女孩小世界裡,划下點點光亮,想著關於死亡、關於消失的千百種劇本,不曾開口問忙碌的大人們:究竟死亡是怎麼一回事,猜想,那應是連大人都難以回答的問題。

 

穆勒藝文的經營者,也是此次 Death2014 歲末戲劇節策展人的 Sol,回想著對死亡的最初印象,在這個幽微而又引人不斷探秘的生命必經之路上,馳騁著幼時在有限的生命理解下最肆無忌憚地想像,那自由的思路總是帶著自己又往前一點,生發了現在的穆勒藝文,在靜謐的小巷內,像是「有機體」般,自由、自在擁有無限可能的穆勒藝文,給了創作者、觀眾一雙遨遊想像的翅膀。

 

生命長河,死亡就是不斷與過去的自己告別

<死亡 舞劇 無懼 死亡>導演  王楨雅

對死亡的記憶也可以是溫暖而紓解的…。

秋末微涼的歲末親密座談會上,<死亡 舞劇 無懼 死亡>的王楨雅導演與舞劇團的團員們一起分享了此次舞劇創作的心路歷程。
死亡是一個可以宏大可以細微的命題,舞劇團的成員們首次依據主題嘗試以共同創作的方式來完成編舞。提到如何串聯彼此的生命故事而不相互扞格時,楨雅導演說道:「從生命談起,是此次創作的起點,每一個人都在向曾經的一段生命告別…。」對於都是素人的舞劇團團員們來說,他們將自己的生命投寄在舞碼之中,在肢體與情緒的流動中傳遞生之想望。
IMG_2921-1

王楨雅導演(左一)

言談中總是充滿活力、熱情,被導演形容為是一位「非常流動的女性」的Lilian擔負著這次舞劇演出中的兩場獨舞,擁有豐富生命經歷的 Lilian,在起初的編舞創作上被認為不夠真實,像是看淡了的生命,這才開啟那塵封許久難以撫平的生命摺痕。「那是十歲的我與父親的一段故事,小時,父親心思敏感的靈魂被困在自己的身體裡,在一次次走向死亡的邊緣中,掙扎著生,掙扎著死。那對十歲的我是一個驚駭的過程,曾經父親對我的期許、陪伴,隨著父親精神的崩潰,也漸漸崩解…。邁入半百,走進舞劇,像是圓了我與父親的一個約定,回望死亡,我仍相信生命擁有著無限可能。」
IMG_8898

舞劇團舞者/Lilian

 

舞蹈是什麼?舞蹈就是「動身體」

Lilian 充滿許多想念、情境的故事是如何透過抽象的肢體舞蹈動作而被傳達,引起了大家的好奇,楨雅導演反問:「舞蹈是什麼呢?」,舞蹈就是「動身體」,哭泣、走路、畫畫、嬰兒爬行日常生活所見一切流動都是動身體的一種概念,在這樣的概念下,舞蹈與我們並不陌生,也因之舞劇團的風格由此而來,在編舞的過程中無可避免地融入故事脈絡發展出現在這樣獨特的演出形式。

劇場是一個療癒的環境。

在談到舞劇團的團員們如何卸下情感上的包袱,透過肢體透明而又真誠的表達自己的情緒流動呢?
從小就極富音樂與舞蹈細胞的珮詩,在世俗的期待下走了一條被認為是人生勝利組的道路,卻只有在暢懷的手足舞蹈中才像是獲得了最簡單的快樂,在全然的投入中找尋在現實生活中失落的自己。另外一位完全沒有舞蹈底子,自稱有形象包袱的 Jnnifer,在這次的舞劇中以陪伴的角色串場,每每排練的過程中,卻總是共感於同劇的夥伴演出,難掩動容之情而悄悄拭淚…。

在一個空間中,在一種相互包容的情誼上,情緒的共感,頻率的共振,讓每一位團員對彼此感到信任,情緒的表露、收放是演出過程中重要的一環,楨雅導演說:「情緒的流動是最美的,在舞劇排演的過程裡所有人的情緒並不是彼此的負擔,每個個體的情緒會跟著群體的流動一起被釋放然後消融,不單是在劇場的環境裡,在日常生活中情緒的化解也很重要,為什麼大家總是害怕情緒的表露,害怕情緒是別人的負擔呢?當你試著接收他人情緒的同時也是自己情緒的釋放。」
1546325_291309731064144_1819938807097550183_n

舞劇團排練/在空間中團員們相戶承接著彼此的身心。

自由放飛、無框架的複合空間

談到這次的死亡主題,楨雅導演感謝 Sol 給予導演創作上的極大自由性,聽著 Sol 說著這幾日五場戲劇精采的看排經歷,開始好奇如此不同的戲劇演出形式,如何容納至穆勒藝文的演出空間中,以加乘的效果表現每齣戲劇的特色,Sol:「穆勒藝文的空間是在偶然的情況下被應用為劇場演出的選擇之一,剝除了對技術的仰賴,對場地條件的限制,戲劇的核心更好的被聚焦在觀眾的面前,創作者也更好的接近戲劇的本質。也正因穆勒藝文的空間是非正規舞台鏡框式的設計,打破了台上與台下的距離,讓觀眾更能近距離的體驗當下情感的傳遞。想想原本戲劇不正就是在天橋下一個素樸的環境中衍生的嗎?」

59030010

穆勒藝文 /自由、彈性的演出空間,更接近戲劇的核心。
穆勒藝文從空間出發,也適應市場,也考量客流量,但更想用對的步調親近對的客群,Sol 優雅、內斂的氣質在安靜的北安路上漸漸打開了與社區居民的對話,既然選擇了以自營而非倚仗公部門的補助下營運,期待的就是空間的自由度,不設定死板的經營目標,去變化各種可能性,談到對目前還有什麼更想做的嗎? Sol :「策展人的身分帶給我更寬廣的視野,從策展的概念下發展,這次不僅在行銷面上作了整合,未來也希望能在一樓的咖啡館空間,以一個完整、銜接的視覺展出與戲劇節作連結,從各方面去探討一個策展的主題,激發更多的想像。」

 

策展人 Sol(右一)

 

了解更多:

Facebook 穆勒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