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N【桌遊廣進】 終犬 x 炸彈競技場 x 空想世界

還記得以前智慧型手機普及前的生活嗎?不用因為訊息提示聲急忙低頭回應,或是時間一到就去轉珠抽卡,不會因為虛擬世界的互動忽略了身旁的人。是否因為生活中低頭次數的增加,我們也忘記了那些人與人真摯相處的時刻?

FlyingFriday Night 首次舉辦互動體驗活動,透過桌遊與群眾互動,找回人與人最親近的時刻,面對面拉近彼此的距離。由極熊工作室的邱子喬和吳俊儀、李承恩、陳智帆等桌遊創作者,分享他們的桌遊故事和創作歷程,並帶來由他們設計的三款桌遊:《終犬》、《炸彈競技場》、《空想世界》。

 

以桌遊關心流浪狗議題 ──《終犬》邱子喬 吳俊儀


 

《終犬》是一款蘊含社會關懷的精神的桌上型遊戲,希望以不一樣的方式喚起對流浪狗議題的關注。由五位設計系學生設計,在2013校內設計展發表後,因獲得廣大回響而決定以flyingV 進行發行募資。

 

流浪犬問題是跨年齡的,例如小孩想養狗卻沒有妥善照料,情人共養寵物但在分手後棄養,從小孩到成年人都會發生拋棄狗兒的問題。極熊希望以桌遊為媒介,讓參與者在遊戲的歡樂後,仍然記得流浪犬的嚴肅課題。

在遊戲故事架構中,最初每個人生來都與一隻狗兒是夥伴關係。遊戲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凸顯環境友善程度對狗兒的重要性;第二階段讓大家體認到流浪狗的無助處境。過程中包含養狗時的照料細節和突發事件的考驗,讓民眾認知到成為狗主人並不容易。《終犬》結局中,最終主人與狗兒成為共同家人,是極熊團隊想透過桌遊傳遞的期許。

 

極熊工作室透過設計,以自身專業和社會連結,把原本沒注意到這個議題的人,也帶進議題裡。他們期待《終犬》發揮遊戲的力量,成為一套推廣流浪犬議題的遊戲教具,達到寓教於樂的效果。

 

朋友間一起玩桌遊是最美的畫面 ──《炸彈競技場》 桌遊設計師 李承恩

「玩桌遊時熱鬧歡樂的感覺,和朋友間嬉鬧嗆聲的互動,讓我覺得一起玩桌遊的畫面很美,比盯著比電玩遊戲的畫面更美。」桌上型遊戲對他來說,不只是遊戲這麼簡單而已。「桌遊深植可以在生活中每件事情中。」他提到美麗島風雲,以黑色幽默表現了台灣政壇的情況,許多事情都可以用桌遊作詮釋。

 

《炸彈競技場》的靈感來自周星馳電影整鬼專家的橋段,設計出遊戲中定時炸彈的角色。遊戲中分為兩個陣營,互相在對方領地放置炸彈,以用數字作為炸彈的「引線」,將桌面化為一個「虛擬競技場」,兩方陣營以拆裝炸彈相對峙。不確定性其實是一個遊戲中的歡樂元素,因此李承恩加入擲骰子來增加遊戲的刺激程度。《炸彈競技場》中最有趣的就是技能牌的應用,以出牌救援隊友或是增加攻擊時的殺傷力,考驗著玩家的策略和隊友的合作默契。

 

桌遊設計者李承恩說,桌遊對他而言一直是件很快樂的事。對於桌上型遊戲的喜愛,想要分享這樣的快樂給更多人,讓李承恩辭去原本的工作,往遊戲設計師之路邁進。

 

讓想像力如脫韁野馬,恣意奔馳在《空想世界》── 陳智帆

 

桌遊可以不只是陣營對決、策略謀劃,你玩過說故事的遊戲嗎?來自澳門的 Water遊戲設計者和山頂洞人實驗室,做出一款結合腦力激盪和編故事的遊戲《空想世界》。

 

陳智帆說朋友圈都是一群桌遊愛好者,他們在玩另一款《說書人》桌遊時,可以充分發揮情境敘述的能力。但他們注意到初次接觸這類型桌遊的人,可能因為不熟練而使遊戲趣味性降低。他們想設計一款新的遊戲,充分引導玩家的想像力,又不侷限發揮的空間。《空想世界》以道具卡作為引導,與角色卡相配合,兼顧發想的自由度又降低遊戲門檻,Water的遊戲設計讓陳智帆十分期待。聽到遊戲製作過程有困難,讓他決定接下發《空想世界》的任務。

 

 

以群眾募資踏出創作的第一步

講者分享後,各桌傳來此起彼落驚呼聲或是哄堂大笑。踏進《終犬》遊戲中,大家小心翼翼維繫著主人與狗兒間的信任,一起為目標任務努力;來到《炸彈競技場》時,充滿「凍結!」「反彈!」的喊聲,緊張刺激的聯手攻擊或防禦;進入空想世界,大家紛紛為了稀奇古怪的創意故事開懷大笑。「真的很好玩!」在場的玩家紛紛玩到欲罷不能,這就是桌遊的魅力,幾場遊戲就能聯繫起情感。

 
 

聽到三款桌遊的分享,可以看到他們在落實設計理念之餘,不忘從玩家角度思考遊戲,進行了無數次的試玩和改版,不論是遊戲卡片設計、規則平衡、娛樂性等都經過一再琢磨才完成。對細節的重視,讓他們的桌遊即使是獨立發行,成果卻不輸大公司的量販產品。群眾募資如一道橋樑,讓這些別出心裁的創意,終於有機會呈現在眾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