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屋瓦紅磚的執著,三位學生在湖口保留房子溫度

在湖口老街,時間彷彿順著不同的途徑流著。融合了閩南紅磚以及巴洛克雕飾的老街建築,不同於台灣其他老街的觀光化,她像個保養得宜的女人,停留在過去最光輝的剎那。

 

然而,再怎麼美好的過去,終究是敵不過歲月的風化,青壯年人口外移的湖口,逐漸凋零,繁榮不再。於是,三位設計系的學生組成了「文青去冰半」,走進了坐落在老街的源春堂,用年輕稚嫩的雙手為老街注入新活力。


「文青去冰半」?

面對我對於團名的疑惑,團隊中負責記錄的可餐,笑著解釋到,將「文山清茶去冰半糖」縮成的團名,背後的意義。

 

「『去冰』是希望空間能去掉建築冰冷的感覺,是有溫度的,然而儘管擁有裡想,我們仍缺少另一半的夥伴,支持我們將理想付諸行動,因此我們只有『半』,最後團隊期待設計出屬於湖口在地的藝文空間,歡迎『文青』們的到來!」

 

簡短的一句話,對「文青」、「去冰」、「半」有了嶄新的詮釋,也重新開啟我對於團隊的想像。而遇見源春堂,失落的一半也圓滿了!

 

 

「住過的房子,才是有溫度的房子。」

來自台東的林儀,對老房子的屋瓦紅磚有著特別的執著。在異地,每當看見熟悉的器具時,對於家鄉湧現的回憶總將她吞噬,因此希望能將共同的回憶保留起來,傳承下去。

 

「整地到下午時,飄來家家戶戶的飯香味,彷彿在說『回家了!吃飯了!』。」林儀輕描淡寫地說,「那時,總特別想家。」小時候住過三合院的建和,在台南打工換宿時遇到了一位特別的民宿老闆,他喜歡將舊物賦與新的生命力,並想像著在物品身上可能發生過的每一則故事。因此在老屋改建的民宿中,保留了許多老屋子的故事和美好。

 

「住過的房子,才是有溫度的房子。」建和微笑說到。

這讓我想起了梁實秋在雅舍小品寫到的一段話。「我不論住在那裡,只要住得稍久,對那房子便發生感情,非不得已我還捨不得搬。」在這三位年輕人眼中,我看見了他們對於源春堂越發濃厚的情感。


「因為相處,而懂得,懂得每一道刮痕都是共同的記憶。」

林儀表示,現今社會中廠商為了持續而穩定的銷貨量,物品的汰換率高,只能在老屋中挖掘到歷久彌新、溫潤的物品。

 

「看,這木桌的紋路、上面的擦痕,都是無一無二的,過去人們用過的曾經。」建和指著說到。

 

「文青去冰半」一直強調的是溫度。「因為相處,而懂得,懂得每一道刮痕都是共同的記憶,這就是溫度。」

 

 

年輕的意識,打造湖口藝文空間

談到對於溫度的想像,可餐表示,「『住的地方』和『家』是不一樣的概念,一個是暫時歇腳的地方,一個則是有情感溫度,有回憶,而不是簡簡單單給人家待的空間」。

 

「在淪為商業設計師前,想趁自己還有意識,用這股傻勁,創造出保留湖口溫度的藝文空間。」建和語重心長地解釋。「然而當開始去執行後,越來越多人願意支持,讓我們開始相信,自己並不是那麼傻,這就足夠了。」林儀淺淺地笑著補充。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