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台灣新舞臺,25歲不該是停止追夢的理由

承載夢想的年輕翅膀,是否總是因為現實而折翼?

 

希臘神話中,少年伊卡魯斯在初次飛翔的喜悅中,忘記了父親的勸戒,墜落在追逐陽光的過程。

然而在台灣,有著調皮笑容的大男孩廖哲毅,選擇站出來告訴大家,年輕並不是阻止飛翔的理由,迎著陽光的夢想,更不該因為害怕折翼而停下腳步。


 

對於舞台的渴望,讓他走入了這一條路

國中稍有接觸影視製作的廖哲毅,高中到美國交換時,對於表演藝術的熱愛才正式萌芽。

美國高中完整且有系統的戲劇課以及數次公開演出的經驗,深深地影響了他。「喜歡上一個東西和確定要做一件事,並不是短期之內就可以決定的。而是慢慢地在接觸到更多、摸索的過程中,才能夠確信自己做這一件事情的決心。」於是回到台灣後,廖哲毅透過跳舞、主持、戲劇、活動等經驗,認知到自己對於舞台的渴望。

心中不斷描繪對於未來的想像,更讓他在大學志願抉擇時,堅定地選擇了戲劇這一條路。


 

大學教我最重要的事

「戲劇系教我認識自己與身旁的每一個人。」廖哲毅回憶起大學四年的生活,深刻地說。

儘管發現,一般業界覺得戲劇系的課程非主流,「卻可以讓你透過準備演出,長時間和一群人密切的相處,你會開始學習溝通的技巧、團隊的合作以及活動的組織。」

廖哲毅表示,很多人都有疑問,長大後,發現自己並不認識自己。戲劇課教導學生,如何突破防線去思考自己是誰、抽空去了解自己。透過深刻的了解自己,更有同理心去理解身旁的人。

「人,才是大學教給我一生受用的學問。」


 

用心的活出每一個實踐理想的當下

古靈精怪的廖哲毅有著無法閒置的活潑靈魂。

除了延續高中時對於跳舞的熱愛之外,大四時擔任學生短片Project10演員的同時,身上背負著畢業公演《獵男俱樂部》以及國科會《Magichem》的導演職責。面對角色不停的轉換,廖哲毅幽默、輕鬆地以從小在國英數等不同科目,念書模式不停轉換的共同經驗來形容。

廖哲毅回憶,一般畢業製作都是寫實表演,會選擇較為深層的劇本,然《獵男俱樂部》不僅是首次嘗試的喜劇文本,同志議題的取材更是一大突破,沒有老師擁有相關指導經驗,更沒有學長姐可以去詢問。「畢業公演的挑戰,不論是對我或是戲劇系本身,都是全新的嘗試。」而在《Magichem》中,為了將化學實驗與劇場完美結合,文組畢業的廖哲毅甚至還請朋友幫忙補習,重新溫讀高中化學的每一個方程式,並且製作成精美的小筆記,隨身攜帶。

言辭中透露了對每一件事情的重視,我想,廖哲毅十足是一個用心實踐理想的野心家。


 

不甘束縛,壹玖八七證明年輕的可能

廖哲毅觀察到,台灣已經成為一個把資源不斷投往大陸的空島,人才流失是不爭的事實。「當人才不斷的外流時,台灣的核心競爭力又剩下什麼?」年輕的焦慮開始為自己找出口,於是他毅然決然起身離開影視圈,決定以年輕的力量打破社會上所謂的潛規則。

「我開始去想是不是真的需要有人,在這個地方站出來努力些什麼。」

於是壹玖八七工作室成立了,以改善台灣的產業環境為目標,號召年輕的力量,證明年輕人也能夠站上一個舞台發光。

對此廖哲毅感動地表示,這一代的年輕人有著共同的信念,想要將更好的創意留在台灣,讓我們的島變得更好。「而這個團隊能組織,並不是因為我個人,而是這個信念值得。」

 

平均25歲,60人,涵蓋六大領域人才的團隊,將在台灣創造出新時代的舞台。嘿,大人們,你我都該相信,年輕的翅膀也能飛向陽光的可能。

了解更多

facebook 時下暴力Conspi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