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子獨自赴美,只為有一天功成返台貢獻所學

李安曾說過:「不拍電影,人生真的沒有意義」

Kreuz一路求學的路程,從元智資傳、台藝大動畫所,到現在的南加大電影電視製作碩士,從無到有的過程中,追逐夢想、探尋人生的意義。

The Witch導演:Kreuz 詹季衡

年幼時的Kreuz最喜歡天馬行空、運用想像立構思各式各樣的故事,每天總有許多新奇古怪的想法在他腦海中流竄,長大後便朝著能讓想法“具體”呈現的方向努力前進,一切只為了一個目的:「透過影像畫面,傳遞語言上無法傳達的概念,藉由電影,將腦海中的故事完整呈現,讓想法能與觀眾產生共鳴。」

在The Witch中我們將感受,Kreuz築夢後的甜美果實。

                                    圖片來源: Labsunion

不把自己放在那樣的環境,就只能以“自認為”的角度來看這世界

離開台灣到美國後的新環境,讓Kreuz跳脫以往框架的思維,嘗試用西方人的角度來看這世界,個人價值當道的西方文化,注重的是人本價值和個人能力,正因如此,來自世界各地的團隊成員,秉持著尊重以及理性的角度看待彼此,Kreuz才能順利管理如此龐大的團隊,並且用不同觀點的方式學習新技術,而回頭思考“我們欠缺的是甚麼”?

相較於重視娛樂產業的歐美國家,他們擁有相當豐富與完整的學校教育、電影工業流程與商業投資市場,並且有制度的合作發展,但反觀台灣,由於在技術訓練上資源不足,沒有完整系統的製片公司(工廠),在產業合作發展上,也無法完整地把各方資源妥善結合,例如:企業對於電影產業的不熟悉,投資意願低迷,以及電影劇本上的表達方式欠缺能銷售至國外的潛力。

 

具有獨特風味的台灣電影,為何無法深得外國人的芳心?

Kreuz:「在東西方思想邏輯與文化背景差異所造成的影響之下, 較具獨特文化風味的題材比較難引起共鳴。」

西方人不懂東方的思維模式、背景,好比“功夫熊貓”,從東方人的觀點而言,可能會覺得“功夫”的精隨沒有呈現出來,反觀東方電影在想法傳達上,也很難取得他們的認同,另外在劇情表達的方式上,台灣的導演重視“感覺”,常以詮釋意境的方式呈現,這點對於西方人而言,會較無法理解,而這種在訊息溝通上的落差,往往讓這些具有特色電影,反被自己的詮釋方式所束縛而無法銷售到國外。


TheWitch劇照

海外人才需要一個可以展現的舞台

近年來台灣人才流失的話題頻頻浮現,而Kreuz也提出了一些他的想法:

很多像我這樣在國外深造的台灣人,都很希望能把這些技術帶回台灣,讓產業能有更多元的發展,而這時就需要一個能夠發展專長的舞台,台灣不管在產業結構或是政策上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地方!希望大家能夠一同努力,讓台灣的各方技術能站上國際舞台,為台灣發光。

 

電影,是一門美麗的藝術

在這片天空下我找到了自己,希望每個看了我的電影的朋友,能激起心中的力量找到自己的那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