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紐西蘭的兄弟,向世界介紹台灣的藝術家

來自紐西蘭的一對兄弟 Ron Hanson 與 Mark Hanson ,十年前來到台中發行全球前衛藝術雜誌《White Fungus》。在2012年獲美國紐約藝術收藏博物館MoMa 選為千禧年雜誌,是一百本世界獨立藝文雜誌中,唯一來自的台灣的雜誌。白木耳雜誌之所以吸引人,是因為背後有強烈的故事支撐著,Hanson兄弟的故事和台灣的故事,交織出一本獨立文化刊物的奮鬥歷程。


《White Fungus》創辦人Ron Hanson 與 Mark Hanson

初遇台灣:從白木耳罐頭到創辦雜誌

Ron 和台灣初次相遇在大學畢業後的旅行,某天他在超市裡發現一罐白木耳罐頭。這樣特別的食品罐頭,讓他感到很驚奇,回到紐西蘭後創辦雜誌就以此為名。《White fungus》在紐西蘭發行兩期後,他們受挫於雜誌成長的停滯、缺乏彼此契合的藝術家,面臨當地藝文領域的侷限。看到亞洲藝術逐漸蓬勃,而台灣具備足夠的美學與設計素養是片文化的沃壤,讓Hanson兄弟有了來台灣重新開始的想法。

編輯雜誌需要投入大量時間和精力,在台中Ron找到安靜的環境進行工作,並仍能在假日和台北等地的藝術圈聯繫。他們白天是英語教師,晚上靠自己繼續探索藝術領域與進行雜誌工作。Hanson兄弟發現世界對台灣的藝術家很有興趣,發行國際刊物讓他們更有機會把藝術家介紹到海外。

「我們發掘了好幾位藝術家,這讓我很驕傲。」Ron強調。他們相信雜誌可以為台灣帶來新的東西。做雜誌的過程中,和台灣藝術家間朋友般的互相支持、彼深的理解和連結性,是留在這裡的另一個原因。在台灣Ron感受到自己受尊重,能用自己的力量作出貢獻。「我們需要一些東西來促進這裡的發展,也需要讓外國朋友更加認識台灣。」他們需要台灣,他們想著:或許台灣也需要他們。


 

以雜誌滋養台灣的前衛藝術

如果說Hanson兄弟選擇了較少人走的一條路,那這條路不僅人煙罕至,還崎嶇難行。談到堅持了十年的信念,Ron說第一他很相信自己,也相信他們正在做的事。二來他們覺得這個世界需要些新的東西,當初Hanson兄弟覺得對文化、藝術、社群的接觸沒被滿足,他們渴望作出文化領域強有力的陳述。Hanson兄弟想要有一個方法遇見這些年輕藝術家,雜誌就是他們尋找的平台。

發行獨立刊物有許多困難處,無法以販賣雜誌來支撐營運是最大的問題,十年過去白木耳雜誌尚未由虧轉盈。但談到是否猶豫過轉為商業雜誌,Ron堅定的說不會妥協。商業雜誌必須先考量大廣告商,而獨立雜誌能先想到讀者。廣告商會希望商業雜誌每期產出相似的內容,以瞄準固定的讀者市場;獨立雜誌才有空間可以成長、改變,免於因向商業靠攏而失去獨立觀點。他們確實想要變成更普及的雜誌,但試著成為一個新的類別,靠讀者的購買維持營運而非廣告生意。


 

下一步:台灣前衛藝術雜誌《潛意識餐廳》

群眾募資是個媒介,透過平台他們可以直接向讀者呼籲:嘿我們想為你做點事,但我們需要你的幫助。「你願意花250元買杯啤酒,但你願意花250元買本雜誌嗎?」Ron提出他觀察到的當代價值偏好。他想要挑戰人們既有的思考:「如果你想要這些東西,你確實必須做出支持。」他們以所有心血灌溉著他們最熱愛的雜誌工作,如果能有更多讀者的支持,這場及時雨可以讓台灣一本新的獨立雜誌萌芽茁壯。

                         

台灣前衛藝術雜誌《潛意識餐廳 Vol.2》

想為台灣多做點什麼的決心,催生了第二本雜誌《潛意識餐廳》。潛意識餐廳過去是台北一間真實餐廳的店名,他們很喜愛這個用字組合,驚奇於台灣與其他亞洲國家使用英文的方式。他們反思因為習慣於正統英文,就沒想過這樣富創造力的語言使用。這不只關於翻譯,也關於文化間的轉換。這些衝擊與驚喜的片段是Ron兄弟生活的縮影,他們感受著東方西方之間、台灣和亞洲其他國家之間文化的火花。將雜誌命名為《潛意識餐廳》,也是Hanson兄弟期許自己能成為文化藝術圈發聲的人。

 

「台灣人需要透過自己的眼睛,好好看著這塊土地。」

藝術可以帶人們看見議題,透過藝術拋出問題並讓事情被關注。藝術家都有強烈對於世界的感受,他們怎麼看待世界,看到哪些問題,覺得哪些事情該更好,都會產生影響力。當一個地方的政治情況複雜,會點燃藝術家有更大的創作動能。Ron認為台灣的歷史即使不長,已經具有充沛的能量支撐藝術與文化。 

關於台灣藝術圈,Ron提到小國常想適應或迎合其他大國的環境;但歐洲和美國的藝術家會想看到不一樣的東西。島嶼上各種故事正在發生,台灣人需要透過自己的眼睛,好好看著這塊土地。台灣的藝術家必須相信自己,更有自信。所有的創作題材都在這裡了,可以更關心在在地處境,講述關於台灣的故事。許多藝術家嚮往去紐約、倫敦等大城市尋求發展,他認為出去看看、接觸不同國家文化、在國外發展等都是好的,但不要有非出去不可、或必須融入另一個環境的壓力。Hanson兄弟相信藝術家需要的是更多的發聲管道,透過作雜誌建立新的媒體,他們要證明即使不在世界中心城市,還是可以讓國際看到在台灣做出的成績。


Hanson兄弟與台灣藝術家姚瑞中

「才華不是最重要的,努力不懈才是。」

談到未來白木耳的走向,Ron 表示能希望在雜誌穩定運作之外,舉辦更多活動和演講。他笑說面對的問題是:「我愛所有正在做的事,可是我有太多事要做。」白木耳正在轉捩點上,Hanson兄弟也希望能找更多人一起工作,給年輕的台灣人更多機會。

「實現夢想的過程是充滿疼痛的。」為了雜誌Hanson兄弟一路上做了許多犧牲。Ron開玩笑說,如果需要移民,他可以在半小時內把所有物品放進一個袋子裡打包,因為已經為了雜誌投入所有了。不過他補充,能打包的當然不包含「關係」,他和這塊土地的關係。因為白木耳,他們和藝術家與讀者們建立了深刻的連結。「我們不會停下腳步,終究會有凝聚一群同樣擁有夢想也勇於實踐的好夥伴。」他們期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