蒐集五十個青春回憶,他們以音樂承載故事

四個理工科系的大男孩,高中時玩社團而認識,上大學後組成樂團。一邊敲著鍵盤coding,一邊玩樂器和搞音樂,因而取名How to program C ++。如果說南海路的高中是一個起點,他們希望能從小小的社團辦公室一路踏上更大的舞台,表演給更多人聽。

還記得高中的熱血和瘋狂嗎?走向社辦大門的走廊上,在放學後一起經過的街道,我們曾經談論的那些夢想。告別了高中歲月,你還有繼續做夢的能力嗎?

「我們要玩音樂!」以社辦為教室的日子
高中的那些日子,熱門音樂社與民謠吉他社是團員的生活重心。「那樣的感覺很好,大家都喜歡同樣的東西,很有凝聚力。」吉他手瑪莉說。「我們那時候,想認真做好一件事,就會不顧一切全力以赴。」主唱阿仲為高中的社團生活下了註腳。
 
人生是一連串的選擇,在某個岔口後,或許從此踏上不一樣的人生。高二時在專注讀書和接下社團幹部的路口,他們都選擇了與音樂相伴。「我們要玩音樂!」。當初的決定到大學都還堅持著。
 
帶著熱情朝夢想前進
從C++身上,可以看見他們還保留著當初的熱情,和對音樂的執著。組團的動機,是因為鼓手阿哲一直有個搖滾樂團夢。「超想去Summer Sonic啊!」他毫不猶豫的回答。Summer Sonic是日本的搖滾音樂祭,也是C++ 夢想站上的舞台。阿哲身上正好也穿著自己最喜歡的樂團T恤,期許自己繼續往夢想前進。
 

鼓手阿哲穿著喜歡的樂團The Strokes 的T恤。
 
「我們眼中的音樂」
談到對音樂,貝斯手麒安認為音樂沒有什麼門檻,不會因為民族、語言等產生隔閡。「透過音樂,人和人之間可以直接表達。」C++ 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做出最真誠的音樂。「音樂是一種抒發情緒的方式,不管是開心時讓很嗨的情緒擴大;難過時從音樂尋得安慰,或在更深沉的歌詞裡感受到理解。」經過音樂可以讓情緒過去,獲得抒發,阿仲這麼說。
 

 
「做音樂最重要的事」
C++ 成團初期,因為大家對曲風有不同的想像,也都想做到心目中的最好,有段找不到方向的撞牆期。團員們試著做得像喜歡的樂團,模仿他們音樂中的氣味,但做出來卻太相像或是不好聽。在摸索與嘗試後,C++ 慢慢覺得做自己才是最好的,要用團員們最自在的方式彈。比起風格能像誰,好聽才是最重要的。
 
當團員喜歡一起完成音樂,觀眾才會喜歡。「我們先對自己的作品滿意,在舞台上才能自在的演出,才有機會完整傳達我們的訊息並感動觀眾。」能不能感動台下聽歌的人,是C++最在乎的事。
 

 
阿仲表示「希望觀眾在看完C++的表演後,除了覺得好聽,還會推薦給身邊的人。」讓表演在結束後,觀眾不是聽過就忘記了,而是有帶走、記住些什麼。讓這份因為音樂產生的緣分,可以再和下一個人產生連結。
 
這次的EP以「回憶」為出發點,向大家蒐集高中青春回憶的錄音檔,混音處後作為Intro。使EP在收錄原有的歌曲之外,還承載著大家的高中回憶。團員也希望藉由和聽眾共同完成作品,知道哪些人正聽著C++的音樂,跟欣賞他們音樂的人有所互動。
南海路深夜對談
「南海路」對C++ 有特殊的意義,是樂團第一首完成的歌,也是高中上學必經的一條路。他們將EP取名為《南海路深夜對談》,專輯設計也相呼應,希望EP風格和他們的演出時一樣,有一氣呵成的感覺。
團員說除了玩樂團,他們其實也是平常的大學生,有時作息顛倒、翹課賴床,為社會的不公平義憤填膺,為未來感到焦慮。這些日常生活的經歷,都是C++ 創作的靈感來源。或許你我都曾經歷過那些情緒,在聆聽時心有同感。
C++ 堅信:「將想做的音樂做到最好、誠懇的表達,就能感動人。」他們仍保留著當初的熱情,和對音樂的執著努力著。「能玩音樂是件很幸福的事。」團員們帶著發亮的眼神肯定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