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迴世界的溫暖聲音:聲動樂團

一位來自台灣的女孩,遊走世界各地,將台灣的文化、熱情與活力傳遍世界。 這樣一位成長年代橫跨戒嚴時期的女孩,是如何透過聲音認識自己,如何經由表 演把心中的感動傳遞給台下的觀眾,且帶領一個樂團立足於世界的舞台,各行各 業的朋友都不斷地在國際間努力為台灣打響名聲,而她就是其中的那一位,Mia 謝韻雅。

 

 

表演是甚麼!?  以前真的很討厭站在人群前面

聲動團長-Mia 謝韻雅 

回憶起兒時成長的那個年代,戒嚴時期的氛圍讓台灣人民的思想舉動大多侷限在 保守、內斂、聽從指示的觀念上,不敢有太多不一樣的作為,而在這樣年代下長

大的 Mia (謝韻雅)也就照著父母、社會的期待平穩地走在升學這條路上,直到高 中、大學,解嚴新世代的來臨,整個社會充滿著全新的思想、許多新穎的事情如 雨後春筍般地崛起,小劇場的出現、社會運動的發展、文史工作者的號召,自由 思想的瀰漫,開始衝擊著 Mia 舊有的觀念,也開始讓她思考,自己是誰?活著是 為了甚麼? 從小到大的人生方向往往都是照著父母、社會的期待下在前進,卻忘了自己為何 而向前。在大學時期的社團活動,讓 Mia 開始接觸不一樣的領域、激盪出不一樣的思想,更想都沒想過未來會當上一位國內外知名表演樂團的團長。

 

從體驗中認識過去、從實踐中發現自己

自由風氣的發展,Mia從大學到畢業後積極開展多元的生活體驗,舉凡野百合學運、劇場演出、田野調查、文史工作者等,一再衝擊著 Mia 的價值觀以及透過這樣子的參與, 讓她開始認知自己生長的土地,擁有著許多珍貴的人、事、物是值得被珍藏記錄 下來的,而她也開始著手用自己的方式記錄、呈現她對這塊土地的愛與崇敬。

 

從一個欣賞者變成一個實踐者

Mia 與 Scoot 同台演出

2000 年,Mia 人生轉捩點的時刻,得到國家獎助的機會,Mia 去了紐約一趟,第一次長時間生活於西方世界的 Mia,文化差異的衝擊帶來自我價值的思考與轉變。而在這階段的 Mia 遇見了 Scott,一拍即合的兩個人,透過音樂、表演認識彼此,實踐共同的夢想。兩人決定回到台灣成立「聲動」表演團體,在東西文化交相激盪下, 淬鍊「原創」的藝術精神。樂團的音樂有著自然靈性的特質,泛亞的曲風,民族樂器的跨界展現,加上Mia極致情感張力的吟唱;同時融入台灣常民生活元素,創作出活潑的新民謠樂曲<土地公伯>、<菜市仔>等。樂團專輯兩度入圍金曲獎,且透過世界巡迴演出,讓世界觀眾感受到來自台灣所傳達出的愛與溫暖力量。 

 

當你的創作是為了商業而思考時,原創性就會變少了

 

每一次的出國演出、交流,讓 Mia不斷地回觀、思索著台灣的文化藝術生態發展。法國重視文化創意所展現的多元性,而不是同質性;英國推動讓藝術融於生活,讓文創的靈感源頭從市井街頭發生。而台灣近年鼓吹的文創風氣,欠缺的是核心價值,忽略了創造力的源頭,注意力都放在最後的產業和產值。Mia語重心長地說:「曾經有位設計系學生跟我抱怨,他很想要大膽創作,可是設計的東西總是被老師批評沒有市場性。」太快、太直接植入商業思考,容易扼殺了原創性,這中間需要有健康的平衡。台灣在土地和資源上沒有其他國家的龐大規模,可以朝著小而美,少而精的方式,把台灣的獨特文化精神淋漓盡致展現,以台灣現有的創作人才,絕對有能力站在更寬廣的國際舞台上競爭。

 

沒有堅持就沒有夢想

聲動樂團從 2002 年創團開始,不僅在台灣各鄉鎮巡演,且每年走出台灣、行腳世界,一路走來12年。Mia 印象深刻地說到聲動樂團在草創初期,是很不容易打響國際知名度的,必須經過一年年持續的努力累積,加上每一次出國的經費籌措都是一大問題,政府補助款的不定性、企業贊助的風氣不成熟,身為團長的 Mia被這些裡裡外外的大小事耗損心力,幾度甚至想放棄。但是 Scott 的話深深烙印在 Mia 心中:「如果你不堅持努力下去,不勇於把握和創造每一次的機會,誰會看見你、支持你呢?」這條夢想道路的鋪成,有著Scott數百通熬夜的國際電話,Mia從團長兼雜工的一手包,還有團員們的守護、攜手前進。

 

只要有觀眾,我們就會繼續表演下去

藝術,擁有一種撫慰人心的力量

一封來自瑞士觀眾的信件這麼寫著:「聲動樂團,謝謝你們的表演,在表演結束後由於太過感動,儘管表演結束了我仍然坐在位子上流淚不已,所以沒有辦法在 現場跟你們致謝,謝謝你們讓我感受到音樂藝術帶來的溫暖,讓我又找回我心中 那真誠的力量。」

Mia 開心地說著:從來不眷戀舞台,在台下、在大自然裡都可以歌唱!創作是發自我內心的需要,不是為了取悅別人或市場。 活到現在最開心的是能一直探索著自己的聲音跟身體,並且透過他們來與人交流互動,觸動生命的真誠和美好。

 

專案推薦:聲動樂團巡演  8 國  20 場—讓世界聽到台灣的原創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