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任務旅行:印象 X 思考 X 回饋

當我們說起非洲的時候,你是否想起「落後」、「疾病」、甚至把它只是當做一個國家看待?從非洲看見台灣Lightening Dark的非洲幫認為,非洲不僅僅是需要被可憐、被幫助,而非洲本身也可以成為照亮他人的地方(Lightening Dark)。他們的總籌張堯任剛剛去了全球愛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地方——非洲東南部小國史瓦濟蘭,進行愛滋照護與防治的實習。台北醫學大學臨床訓練醫學生的他暢談台灣與非洲的文化交流、以及任務旅行的意義。


台灣 vs. 非洲的雙向理解

如果開場問答比賽,你猜台灣還是非洲對對方的理解較深?



坦尚尼亞


非洲往往給我們「落後」的印象,但事實是不只是整體發展相對落後,貧富差距也十分大。史瓦濟蘭全國近63%人民生活在貧窮線以下,但國王的個人財富曾經排名富比士全球第15位富裕君主,甚至定期公開選妃。



馬達加斯加


也甚至有人以為「非洲是一個國家」,或「非洲不同國家也是差不多」:其實非洲共有一千多種語言、五十六個國家、多樣的文化。只是他們說的並非主流語言,我們又何以曾有機會聽見他們的聲音? 


那麼非洲人怎麼看台灣人?非洲幫的行前分享會中,他們十分誇張地表示台灣人會 「功夫」、「非常有錢」和「小氣巴拉」。在理解對方的這場比賽裏面,大家可是打了一個笨拙的平手。


台灣人在非洲

隨著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與日漸增,台灣與甘比亞在2013年斷交,剩下22個邦交國。史瓦濟蘭是三個非洲的邦交國之一,從1968年以來台灣在當地出錢出力,長期派駐農業技術團跟醫療團,建立自來水與電力系統,為居民謀食和改善基礎建設。


一份對於非洲經濟至關重要的貿易法案——非洲成長暨機會法(The African Growth and Opportunity Act ,AGOA)讓非洲出口往美國的貨物不用交關稅。台商「南緯實業」看準這個黃金機會,在當地設立成衣廠出口美國和南非(但美國明年元旦起取消史瓦濟蘭出口優惠)。老闆不但不會歧視愛滋員工,而且提供中等收入水平,也有駐廠診所和定期愛滋照護,在失業率高企的情況下(失業率在我們看來非常負面,但可能他們理解慵懶的生活才是正常的)提供六分之一人口的就業機會。


有一次,堯任在手工藝中心遇到位媽媽,爲了表示感激「中國」對他們的幫助,願意以低價賣他原住民木雕,反映了外國人對台灣的陌生——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或者就是泰國(Taiwan發音與Thailand相似)。


手工藝中心媽媽的木雕。

非洲愛滋防治之難 

愛滋病可怕的原因不在它本身,而在它令人體白血球減少,免疫力不全,就很容易受到不同的病菌感染。史瓦濟蘭四分之一人口患有愛滋病,80%的肺結核病人就伴隨感染愛滋病。肺結核可以在六個月內治愈,而愛滋病現時已經有一套確實可行的方法防止,就如從感染前的預防、感染時的治療、病情惡化時的照護、到過程中的持續追蹤。可是實行層面卻困難重重,醫護人員嚴重不足(台灣的醫生與人口比例是180:100000,史瓦濟蘭的卻是16:100000)、交通費高、距離醫療中心遠等造成醫療資源可近性低的問題。


性教育海報國家

一件你想不到關於史瓦濟蘭的事是,他們的性觀念非常開放。堯任表示性教育和家庭教育的廣告隨處可見:「每間機構的牆壁、以至於日常佈告欄、路標招牌、城市大版面廣告都佈滿了琳琅滿目的告示與標語,像極了衛生部的人員或醫療相關的NGO天天都在跟Swazi們耳提面命。」國家滿是鼓勵節育的家庭計劃、割包皮宣傳、預防愛滋病的保險套廣告「love, is your best protection, use condoms」、甚至是令人震撼的預防家庭性侵害標語「Make your children sleep according to their sexes」。可是當地男權主義盛行,社會普遍認為愛滋病是恥辱,不允許患者看病,延誤救治情況。



防家暴標語「Make your children sleep according to their sexes」


無國界醫生的夢想:「盲目的人生方向忽然就找到了一個目標」

台灣第一個無國界醫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MSF)宋睿祥,曾經兩度深入非洲賴比瑞亞及葉門戰區,在第一線做救援服務,英雄事蹟感動不少人,讓高中時懵懂的堯任在「盲目的人生方向忽然就找到了一個目標」。


轉捩點:鄉村醫療失救

抱著無國界醫生的夢來到史瓦濟蘭,他分享了一個深化醫療救護思考的故事。有一次他跟隨基層的愛滋照護組織到達一戶人家,患有愛滋和糖尿病的男人注射胰島素後,呈現昏睡狀態。後來堯任才發現這是嚴重的低血糖昏迷急症,急忙陪伴送他到達都市的醫療中心。以為他會被立刻送入急症部,護士卻讓他慢慢排隊量血糖、上點滴(而緊急情況應該是立刻注射糖素)。直到男人心跳停止、呼吸停止,護士連急救的心肺復蘇術(CPR)也沒有進行。堯任極憂心地詢問,護士又說:「現在的情況不需要,而且我們要等醫生來。」結果,病人最後因為延誤救治而過世,他愧疚崩潰得在門前大哭不止。


「我要汲取這個教訓,成為非常非常優秀的醫生。」這個代價不少的經歷帶來的反思是「我們可能都懷有很龐大的理想想要做一件事情」,但是當你的能力不夠時,只會造成別人的困擾與苦難,反而好心做壞事。



堯任掛上非洲的傳統手工藝項鏈。


另一個啟示是改變醫療文化:醫療服務有兩種,一種是災難的「醫療救援」,拯救生命於水深火熱之中;另一種是系統性的「醫療發展」,建設公共醫療衛生的軟硬件。前者比較短期,後者需要長期的在地耕耘,進行教育和疾病防治工作。醫療發展當中最重視的疾病是愛滋病,堯任希望將來貢獻醫療發展項目,例如改善史瓦濟蘭的醫療文化,不致重演上述悲劇。


任務旅行三部曲:「學習」、「體驗」、「服務」

踏上目的良善的旅途就足夠了嗎?要避免好心做壞事的任務旅行,就需要有「自知之明」。他將有任務的旅行分為「學習」、「體驗」、和「服務」三個漸進式階段。「學習」需要認真的態度;「體驗」經驗除了認真外,還需要強大的自制力。當我們出國旅遊面對異國種種新奇事,不免忍不住評價異國文化。「空杯理論」指出人就像是杯子一樣,裝滿了自身文化認同的時候,反而容納不下別樣的文化。因為「The best part of travelling is being part of the culture」,堯任會把代表自己來自台灣預設的立場、想法、批評拿走,剩下空的杯子,「想辦法用他們的語言、吃他們的食物,然後跟他們做一樣的事情」,讓旅行與當地人的生活不再割裂。 


擁有認真和自制力了,真切明白當地需求,思考合適的解決方案,最低限度達到「Do No Harm」的原則(醫學四大原則之一),不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 才進行服務。


無國界醫生的路很難行,堯任指出不但需要有醫生執照、兩年工作經驗、一年的熱帶醫學訓練等白紙黑字上的條件外,還要擁有團隊精神和堅強心智才有機會通過重重考核。短期內,他希望為史瓦濟蘭籌備募款計畫,並在當訓練醫學生兩年後徵選外交替代役,繼續在國外做醫療服務。


旅行 X 思考 X 回饋

在十五世紀末期,歐洲人初接觸美國原住民的時候,認為自己文化較為先進和文明。哥倫布發現在南美洲新大陸後,寫給西班牙伊莉莎白女王的信中,就建議將這些「野蠻人」教化成他們「文明」的奴隸,隨後開啟了長達數百年的殖民歷史。


現在沒有所謂從前的軍事殖民,可是文化思想的影響呢?非洲幫的經歷提醒我們往後在填寫報名志工團前「停一停、想一想」,你會發現不旦對當地有回饋的任務旅行具有挑戰性,甚至不造成困擾也可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從對治刻板印象出發,去做有在地文化意義的任務旅行吧!

非洲幫舉起「Lightening Dark」的「L」字手勢。


Hey,頂非洲幫一下,為他們的夢想插翼!

從非洲看見台灣Lightening Dark粉絲團專頁


如果有興趣瞭解更多關於這次非洲行程,堯任將會在下星期四有一個分享會哦!

從非洲看見台灣:嚕啦啦講師團隊——共學工作坊

日期時間:21/8 7pm 地點:救國團總團部105教室(台北市松江路219號)

圖片來源:記者、從非洲看見臺灣臉書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