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的綠化蛻變:從巴西到台灣的城市治理

你知道巴西國旗的顏色為她帶來什麽嗎?綠色代表茂密的熱帶雨林,黃色代表豐富的礦產資源,藍色代表里約熱內盧的天空,當中雨林和資源為巴西的都市發展埋下了綠化的條件。兩個台灣女生帶上好奇心,往這片遙遠的綠地藍天學習綠色城市的治理經驗,並回來嘗試改變在地的社區。


巴西國旗 圖片來源連結

 

巴西貧民窟的生態營造

在電影上帝之城(City of God )裏面形塑的里約熱內盧,使得巴西給人的刻板印象就是氾濫的幫派鬥爭、毒品、貧民窟,事實上又是如何呢?其實,巴西今年因為舉辦世界盃足球賽,兩年前官方就安排警察進入貧民窟鎮暴和清理毒梟,現在已較安全。到巴西取經學習永續城市發展的「綠種子」計劃發起人李若寧和曾子嫚,住的觀光貧民窟Vidigal就有三四個社區警察。

貧民窟的居民窮也有窮的尊嚴, 「住在裡面的人同時因社會地位自卑也很驕傲,他們會對外人非常友善,想要有好的形象」。子嫚探訪了一個「環保意識領先他的鄰居五十年」的社區回收組織,他們在一個垃圾亂堆、沒有下水道的貧民窟回收廢棄輪胎和寶特瓶,並在上面種菜,儼然一個改變了社區氛圍的生態花園。

 

下陷嚴重的濱水區住宅。

 

一個國家 vs. N個城市的差異

巴西又何止是貧民窟那麼簡單呢?子嫚分享「真正旅行後發現巴西實在太大了,每個地方每個城市不管是都市景觀,天氣或是制度都完全不同。」政治制度上巴西是聯邦制國家,像美國般不同州份有獨立的州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她指出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有些地方確實與電影相似,首都巴西利亞(Brasília)則是人工規劃的烏托邦城市;若寧認為北部城市勒西腓(Recife)就缺乏管理,而聖保羅(São Paulo)則像是紐約般的現代大城市。

 

 

巴西利亞的廣闊車道——卻不利於行人過馬路。

 

聖保羅貧富懸殊的情況。

 

我們應該改變心態:城市不是問題 城市是解決方法

這個足球國家甚至擁有一個引以為傲的綠色城市模範——庫里奇巴(Curitiba)在2012獲聯合國頒發「全球綠色城市獎」,甚至被選為少數最宜居城市之一,前市長傑米.雷勒(Jaime Lerner)的創新治理功不可沒。若寧之前在TED看過他的講座受到啓發,於是前往「朝聖」。她指出,「除了是建築師以外,他自己也是一個政治者」。例如與其按照當時聯邦政府撥款興建地下鐵,傑米想到不如興建造價成本低的公車捷運系統(Bus Rapid Transit,簡稱BRT)。BRT被喻為地面上的捷運,結合捷運的容量與速度、公車的低成本與靈活性,特點是有道路專用道、在車站收費(減少車上收費的時間)、車站平臺與公車載客面等高(減少乘客上落時間)、交通燈排序優先於其他汽車和行人。傑米舉出紐約的反例說明BRT省錢的好處:紐約用了六十年來規劃地下鐵,但是由於預算用盡,反而無法有效提供其他方法解決道路擠塞問題。

 

「City is not a problem, city is solution」,傑米說城市本身不是問題,城市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若寧引述傑米對政治家的提示, 「現在的政治人物如果要解決一件事情不應該去找藉口,因為一件事情有很多方法去完成的」。例如庫里奇巴需要清理海灣的垃圾,但是苦於經費不足如何是好呢?他想到開放海灣免費捕魚,並向漁民稱重購買垃圾,成功以廉宜的方式解決海灣污染問題。他說「如果你要有創意的話,那麼就在預算後面刪除一個零;如果要變成可持續發展的話,就再刪一個零」。「窮」也可以激發官員的創意和可持續發展的治理政策。 

 

應用巴西公車捷運系統模式:台灣的BRT可行嗎?

庫里奇巴的BRT如此成功,各國爭相仿效。台中市政府的BRT近期七月底就開始試行營運,讓民眾免費試乘一年,引來各方討論。爲什麽捨捷運取BRT?首先,BRT的成本較低;而且,它的基礎設施都可以隨著載客量上升而逐步升級。不過,子嫚批評台中BRT雖然號稱一路綠燈,「它其實跟一般的公車沒有什麽兩樣。它有專用道,但是它還在跟隨紅綠燈。」另外,快慢車道切換與BRT專用道交叉處多、行控中心優先號誌尚未建置完善也是有待解決的地方。爲了理解BRT在台灣的可行性,她出發前跟宜蘭環保局長討論過,局長認為台東因為經濟還沒有完全發展,因此以BRT去帶動城市發展的潛力頗大。

 

改變一個城市的生態:執政者的改變?

除了社區或區域性的治理,巴西的執政者在全國也推動強勢的環保政策去由「吃」、「住」、「行」綠化城市,配合人民不同的生活層面。

「吃」:巴西擁有廣泛認可的有機認證系統,讓市民容易分辨可信的有機食物。

「住」:全國各個都市幾乎都擁有熱帶雨林保護區,儘量保留城市中的一點綠。

「行」:因為盛產蔗糖而能夠生產乙醇,因為回收廢食用油而能提煉生質柴油,成功減少對進口能源的依賴。現時大部份車子已經可以使用油電混合的燃料,既可以是化石燃料(如天然氣、柴油、石油),也可以用生質燃料(如生質柴油、乙醇)。十一月份政府更將生質柴油目標(Bio-Diesel Mandate)增加至7%,減少輸入柴油,至2020年將會減少2300噸二氧化碳排放量。

 

台灣呢?缺乏政府推行法規和不負責任的城市規劃是問題,若寧指出有機認證的行政關卡和高成本導致認證過程困難重重,政府做環境評估時 「管轄單位互踢皮球」沒法確切保護生態。另外,自生和可再生能源佔發電的比例少,2011年的數據顯示,台灣近98%發電是來自進口能源;核電、燃煤、天然氣則佔台電發電近90%。子嫚表示世界各地的環保NGO也面臨經費不足的問題,但巴西聖保羅主動訂立法規,指明企業資助綠色團體可以減稅,她建議不妨普及到台灣。

 

巴西不只擁有足球的熱情,還有很多城市綠化的治理方法需要被觀察學習。假如台灣的城市會有多一點與環境共存呼吸的空間,就是從綠色的改變開始。

 

綠種子與發起人簡介


綠種子的計畫發起人曾子嫚和李若寧,希望透過城市綠化與社區意識營造來改變台灣的環境生態和永續城市的概念,讓大家捲起袖子去體驗自然。他們今年七月在巴西採訪了能源公司、有機認證組織、貧民窟綠化組織以及庫里奇巴前市長傑米勒那,並將這些綠色經驗帶回台灣,在地種出綠種子。

臉書粉絲團】|點擊支持綠種子在台灣發芽

 

綠種子寄給贊助者的手繪明信片,不旦背後寫上小故事,還會附上甜菜、小蕃茄、甜瓜或小甜椒的種子。

 

曾子嫚
從建築系畢業後,子嫚跟景觀系的朋友到葡萄牙研究都市縫隙(Urban Interspace)。建築系的人工硬件的面向和景觀系的自然面向碰撞出子嫚對於都市綠化的興趣。即將在九月去西班牙讀「巨形城市」(Megacity)的碩士。

李若寧
今年一月在政大新聞系畢業後,若寧開始在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工作。聯盟關注環境保護、氣候變遷、城市綠化,並專門推廣氣候變遷的環境教育,派代表在聯合國倡議環境政策。

 

參考文章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publish-72.htm
http://www.biodieselmagazine.com/articles/95020/brazil-ups-biodiesel-mandate-to-7-percent-starting-november

 

圖片來源

綠種子臉書粉絲團,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