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送的不是飲料,是青春

粘瀚文,一位輔仁大學企管系的大男孩。靦腆的他擁有一個導演夢,高三因緣際會接觸到影片拍攝,這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顆的種子,讓原先預訂好的人生有了不一樣的可能性。

臉上浮著一抹淺淺的笑容,瀚文說,高三那年,雄中來了一位老師。老師顛覆了學生對於藝術課的想像,將沒有存在感的課堂搖身一變,藉由上學期劇本寫作,下學期實際拍攝,扎實地指導短片製作,期末的成果展更讓每一組的同學都能擁有自己的作品,成就感十足。

老師的出現啟蒙了瀚文對於影片拍攝的興趣,但是學期結束,面對選填大學志願序時,剛萌芽的拍片夢還不足以讓瀚文貿然選擇影視相關科系,而是依照得原本的計畫,就讀了企管系。

 

The Road Not Taken

大學時,粘瀚文加入了影片創作社,並擔任創設初期的元老社員。作為一個非影視相關科系的學生,他抓住每一個可以學習的機會。雖然沒有本科系學生扎實的訓練,但是透過摸索,學習的方式也相對活潑,擁有適度發展的空間,可以針對喜歡的項目去加強。

美國著名詩人Robert Frost的詩“The Road Not Taken”中,描寫了對於人生中岔路的選擇。我們總是猶豫地面對每一個不確定,於是在選擇後仍不斷地回頭去想像那條沒有走的路,是否有不一樣的風景、不一樣的可能。

然而面對高三時的選擇,瀚文一點都不後悔。

「在企管系的四年裡,我學習到很多一般影視相關科系不會接觸到的知識,關於商業模式、行銷概念等等,都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同時也建立了人脈,認識了更多來自不同領域的人。」瀚文表情堅定的說道。「拍影片這一條路,我等於繞了一大圈,但是這一圈走得很值得。」


那些年

躺在抽屜裡泛黃的日記,靜悄悄的在歲月斑駁中訴說著逝去的青春。那些年共同走過的點點滴滴,曾經離我們那麼近,而現在卻又像隔了霧般,遙不可及。

「特別懷念高中時單純努力的美好。」

高中時參加雄中雄女吉他研究社的瀚文,與一般玩社團的同學一樣,下課後的時間就是練團。高中社團中單純的環境與一致的目標,讓每一人的心都緊緊地扣再一起。

其實不只是社團,念書也是。瀚文補充到,「很珍惜高中曾經瘋狂念書、和大家努力的感覺。」高三時他擔任管理雄中自習室的樓主群,身負使命地早起開門、夜晚關門,那一段日日夜夜從早念書到夜晚的拼勁,是高中畢業後很難再次感受到的曾經。

 

我們送的不是飲料,是青春

被問到飲料日的故事,瀚文露出開懷的笑容細數著曾經的瘋狂,在《關於飲料日的100個故事》徵文當中,更有送過榴槤、柚子的故事。

「還有超級多多綠!」一旁雄女畢業的團隊成員魏華補充。

「超級多多綠?!」

面對驚訝的小記者,瀚文忍住笑,娓娓地解釋到。超級多多綠其實是由養樂多以及綠茶共同組成的整人飲料,會將一罐未開過養樂多直接丟入綠茶裡,可以隱隱約約看見養樂多在綠茶中載浮載沉,收到過的朋友無不露出困窘的表情!

雄中與雄女有著許多官方許可的交流活動,除了高二時雄中雄女大露營,社團更是有許多聯合練習、表演的機會,兩校同學的感情有一定的基礎,這也是後來會衍生成「飲料節」的原因。

「我畢業後那年的飲料日,雄中甚至還包了16台校車直達雄女。結果高雄市議會知道這件事情後,還把校長抓去質詢!」瀚文說。

「我們都稱那些車為癡漢列車!」魏華笑著補充到。

飲料日在許多雄中雄女同學的心中,代表了青春不可抹滅的回憶,然而這個傳統卻在2011年因為教育部的政策,驚傳消失的可能。於是大學剛畢業的瀚文想要以自己的能力,記錄下共同走過的點點滴滴。而團隊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因為飲料日產生的共鳴而被吸引進來,或許因為擁有共同的回憶與信念,團隊整體十分的融洽。

《飲料大作戰》,一個年輕的工作團隊,他們有執著、有熱誠,渴望將共同走過的點滴記錄下來、渴望揮灑青春的汗水、渴望創造全新的美好。在flyingV群眾募資平台,他們的夢想正要起飛,他們需要更多人的支持與熱情,投身贊助行列。

 

「我們送的不是飲料,是青春。」語畢,瀚文露出堅定的微笑。



了解更多專案內容
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