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偏鄉到離島-六龜高中蘭嶼服務隊

一談到「六龜」,一般人或許便會直接聯想到「偏鄉」。事實上,高雄六龜的確如同一般人的想像,地處偏僻且資源貧乏。當地的孩子即便擁有較少資源,卻更為單純和熱情。今年七月,一群在六龜高中服務的老師,帶著學生們前往蘭嶼進行「英文閱讀營」的計畫。透過電話,我們聯繫上六龜高中的謝明曄老師,和我們分享這次營隊的理念,以及從籌備到正式營隊過程中的困難與感動。

 
「他們只是需要一個出去的管道。」
 
一群在六龜高中服務的老師們,來到六龜之後發現,「因為經濟的關係,偏鄉的孩子單單是要走出偏鄉就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從六龜搭公車到高雄市區單程就要兩個半小時、兩三百元的車資),要帶著他們跨出第一步,最佳的方法就是給他們有意義的任務。」
 
一直以來,六龜高中都處於「被服務、接受幫助」的角色,總是會有大學生的營隊過去當地幫忙,而謝老師分享到,「弱勢」其實常常是外人的感覺、定義或標籤。「當現今教育不斷強調服務學習、升學竟還要志工時數來比序,於是資源豐富的地方學生較容易從事服務學習的活動,但弱勢的學生反而更顯的弱勢,甚至總是被定位成被服務的對象。」
 
於是,這群六龜高中的老師們成立了六龜高中服務隊,希望能轉換六龜孩子們的角色,帶著他們踏出家鄉,前往一個和六龜學生有著類似特質和環境的蘭嶼,透過「暑期英語閱讀營」,互相交流學習與激勵,並且藉此讓六龜的孩子們,了解「服務學習」真正的意義。
 
從偏鄉到離島近半年的籌備之路
 
謝老師分享到,當告訴孩子們這項計畫時,沒有去過蘭嶼的他們剛聽到時覺得很有趣、很想要去玩;經過溝通後,告訴他們不只是要去玩,而凡事要自己來,準備課程內容與設計遊戲,孩子們對於自己由參與者變為帶營隊的大哥哥、大姐姐,這樣子角色轉換也感到十分新奇和期待。
 
正式進入籌備之後,對於六龜高中的學生們來說,英語閱讀首先是很大的挑戰。
英文閱讀營以「有主題的閱讀活動」為核心,六龜高中的孩子必須先了解英文繪本的內容、再設計遊戲,也因此六龜高中的孩子花了一個學期、比平常更多的心力來學習,不過同時也是英文老師的謝明曄老師告訴我們,這群孩子很積極的在準備,最後到蘭嶼國中的教學效果也超乎他們原本的想像。
 
除此之外,經費更是他們棘手的問題。因此,他們選擇在群眾募資平台上募資,「除了籌措資金以外,更是希望能讓大家看到,我們六龜的孩子也可以走出去貢獻自己的一份力,不再像過去一樣單向地接受外界的援助,孩子們要證明我們可以將所接受的給予出去。」以六龜高中的孩子們親手繪製的明信片作為募資的回饋品,謝老師認為這過程中對孩子們也是一種學習,除了透過自己的力量募旅費,跳脫過去只是被動的被幫助的腳色之外,孩子們在畫明信片的同時,也能夠重新重新認識自己的家鄉、思考要怎麼樣介紹自己的家鄉。
 
(六龜孩子們充滿歡笑的一起製作明信片。照片由謝明曄老師提供。)
「在服務過程中看到需要,然後付出自己所擁有的。」
 
對於六龜的孩子們來說,能夠出去到別的地方服務是個十分難得的經驗、也是一次很好的學習。不只有事前準備英文課程上的學習,和蘭嶼的小學弟妹們互動相處中得能得到許多的感受與收穫。透過這樣子的服務學習,謝老師也希望孩子們能在服務過程中看見需要,然後學習付出自己所擁有的給對方,不論是單純的陪伴或是課業知識上的教導。
(營隊中的教學與遊戲。照片由謝明曄老師提供。)
六龜的高中生與蘭嶼的國中生六天營期相處下來,變得更加熟悉也建立了關係。謝老師和我們分享到,蘭嶼的國中生在知道這些六龜的大哥哥大姐姐其實是高中生的時候,非常訝異,因為過去都是大學生來到蘭嶼服務、辦營隊,也因此覺得這些六龜的大哥哥大姐姐真的很厲害。此外,謝老師也分享到營隊過程中一個令她印象十分深刻的對話,在英文閱讀的教學過程中,蘭嶼的國中生問六龜的孩子們「你們什麼時候開始學英文的?我現在開始學還來得及嗎?」這些偏鄉離島孩子在資源貧乏的教育環境下的不安和困境,或許真的是非偏鄉的人們難以想像和體會的。
(照片由謝明曄老師提供。)
營隊結束後,六龜的孩子們異口同聲說「明年還要再去!」回顧從籌備到抵達蘭嶼,覺得很不可思議,自己竟然做到了,不論是教導或是陪伴當地的孩子們。
營隊雖然結束了,但六龜與蘭嶼孩子們之間的交流與緣分不會就此結束,謝老師之後將建立網路社群平台,讓六龜高中的學生可以不定期的和蘭嶼國中學生分享他們所閱讀的新文章,老師也會將相關的學習資源放到社群中與學生分享期望能夠持續性的聯絡和互相學習。
(照片由謝明曄老師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