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有約青年對話平台:未來臺灣的青年創新力量

小英教育基金會(小英基金會)邀請flyingV群眾募資平台創辦人林弘全、AppWorks之初創投合夥人詹益鑑、矽谷平台饅頭灣MentoWan共同創辦人鄭端儀,在台北文創大樓於七月二十九日晚上舉行「小英有約:青年創新對話」,以嘉賓分享以及青年互動討論環節的形式讓三百五十多位青年學生和臺上的創業家交流台灣中小企業創新發展的方向、趨勢、以及青年的世代交替問題。

右起:蔡英文、林弘全、鄭端儀、林益鑒 原圖片連結

小英學姐:我們需要改變 台灣成功的關鍵在於青年

小英基金會創辦人蔡英文呼籲青年叫她「小英」,亦有在場青年稱呼她為「小英學姐」。她認為台灣上世紀的經濟發展模式已經不合時宜,台灣如果不改變上世紀的加工、出口工業的發展模式以致對應的社會結構、法律、公共政策,就不能邁向經濟發展。台灣成功的關鍵在於青年,他們太陽花的學運口號是「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現在應該創造自己的就業機會,利用創新的動能推動國家。

青年在討論大會發放的台灣創新問題 原圖片連結

台灣需要創新什麽?國際視野長遠眼光 循序漸進拋開包袱 

改變現狀需要創新,那我們需要創新什麽?矽谷平台饅頭灣MentoWan共同創辦人鄭端儀認為,創新的問題需要把思維“Go Global”(放眼全球),並不是說本土的市場不重要,而是要將眼界擴大。她舉出一個關於台灣人和外國人思維不同的例子,外國一個大一的學生問老師的問題是,「我怎麼樣把設計生產成商品?」;本地的碩二生的問題是,「我畢業以後該怎麼辦?」。另外,創新後的資金投入也很重要,但台灣投資者在R&D投入兩三年就沒能繼續比較可惜,例如觸控產業是台灣先有,但反而南韓後發先至。

flyingV創辦人林弘全覺得其實社會創新沒有那麼複雜,太複雜反而會鑚牛角尖。他從前讀工科研究生的時候,總結論文寫作的方法是——三份之二是抄學長的結論,剩下的三分之一就是可能有新的成份,所以創新也是基於前人的經驗加入新元素。成功的公司有既定的包袱,因此應該拋去過往成功的方程式,例如他賣出無名小站給Yahoo後曾在其工作一段時間,但它的員工多達十多萬不太可能創新。

flyingV創辦人林弘全(右)、矽谷平台饅頭灣共同創辦人鄭端儀(左) 原圖片連結

政府帶領還是放手民間創新?政府、市場、以及超出二元對立的第三部門角色

強勢政府還是自由市場是創新的萬能藥?蔡英文認為政府的角色是資源分配,因此應該觀察市場的功能有否發揮,以及估量它可以承擔多少創新的風險。由於公司結構和文化,現在大企業的創新比較難,主要集中在中小企業。現階段中小企創業還需要政府的角色,但是由於官僚架構和尋租空間大,取得它的資源很難,也未能被有效運用。例如政府投入教育和科技的開支多但效率低,而她認為教育已經不是生產,而是購買一紙文憑的認證消費過程。因此,政府應該轉移資源一部份往創新的領域上,投資商業市場未能支持的板塊,如把資金放在企業早期初創階段或研究階段;市場方面,也應該完善資本市場,讓投資者欣賞到創業家們的投資潛力。她認為台灣有兩種各走極端的投資者,一種是極端保守者、另一種是賭博式賭徒,但往往缺乏像鄭端儀般管理風險的投資者。

蔡英文不時在抄寫筆記 原圖片連結

林弘全主張小政府路徑,現在創新不應該由政府主導。首先,政府的錢從何來呢?稅收。稅收從何來呢?受薪階級,但現在政府即使在公共開支方面也盡力節流,如要求各公立大學各自籌款。大家因著不同意見吵架產生矛盾,他認為都對,因為有時候「就算錯了題目,很努力做也可能做對」,例如大政府的亞洲國家例如南韓和新加坡的社會問題又是否比台灣的要少?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迷思是,韓國白領的薪水高,但壓力也很高;新加坡賺的多,但也不能做新奇的東西,因為他們已經被“programmed”(程式化)了。

AppWorks之初創投合夥人詹益鑑認為台灣的資本市場不夠發達,因此產業和教育落後,例如私立學校比公立學校的素質還要較差。現在台灣的成文法是大陸法系,傾向左派,政府過分重視資源分配和規避風險。他推薦青年閱讀《超極資本主義》,論述應創造公民、資訊的力量對抗過度擴張的資本主義。

AppWorks之初創投合夥人詹益 原圖片連結

超越政府和市場的二元,蔡英文補充,很多人講到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案,聯想到的不是民間就是政府,她指出其實還有第三部門去貢獻“public good”(公共財產,例如公共醫療、國防、社區設施等)的工作,這也是台灣繼續往前走的力量。

小英:flyingV募資不只募錢也募心

政府資助、資本市場不利創新,促使初創企業家利用新興的群眾募資把業務起步。蔡英文提及2012總統大選收到十多萬人的小額捐款,笑說自己是最會募資的人。成功不只是在錢的數目般簡單,她指出這就如群眾募資平臺flyingV不只募錢也募心、以及參與感。她認為雖然政府有提供「行政院國家發展基金」(國發基金)給予初創公司,但台灣的法規結構還沒有能讓創新流程順暢,只停留在資本、工廠集中的思維,而flyingV能讓創業家在公眾市場上找投資者,有利於較高風險的項目投資。flyingV創辦人林弘全提到,目前公司是非股權式群眾募資,更有效募資模式應該是股權式募資,但由於法令問題目前還未能開始進行。

蔡英文與臺上嘉賓交流 原圖片連結

青年世代交替 如何尋找創新機會? 鄭端儀:所有人「在沒有成功之前,看起來就像個loser」

不少台灣青年抱怨缺乏機會,但抱怨之後可以做什麽?鄭端儀回應她個人會每月舉辦工作坊與年輕人分享正確的態度,將“career development”(職業發展,簡稱CD)的文化注入到青年培訓,她建議青年應該認識自己、不斷嘗試;不怕犯錯,因為所有人「在沒有成功之前,看起來就像個loser」;發揮天賦自由,投資自己的腦袋,尋找好朋友和好書;加強人際網絡、溝通技巧和實習經驗,增加讓天使投資者認識自己的機會。蔡英文也同意創業家的“networking”(人際網絡)甚至“global network”(全球網絡)很重要,因為能夠連接創新研究與市場。身為前大學教授,她甚至指出唸書不只為讀書,而是爲了“networking”和尋找創業夥伴,鼓勵青年不怕失敗,一如矽谷最欣賞的價值是「失敗」。

鄭端儀:「在沒有成功之前,看起來就像個loser」 原圖片連結

林弘全笑說「搶不過上一代,那就去搶上上一代的資源,因為他們沒體力跟你搶。」然後他以flyingV作為中小企業的觀點分享:雖公司現只有資本600萬,員工不到十個,但相對來說如果是大公司則不好管理,需要訂立規則。台灣現有中小企業130萬家,他們不一定進入資本市場才能成功;另一方面,有很多資本市場內的上市公司是家族企業,不太可能讓外資進入家族造成創新。台灣的一些製造業也很強,例如台南有廠商製造手機殼,如果他們適當轉型產品可以做得更好。他勉勵青年做些人家不做的事情,例如flyingV在兩年前在始業時台灣甚少群眾集資網站競爭。

給青年的建議——小英:保持叛逆 挑戰社會 

創業家們給予在場青年踏出第一步的鼓勵。詹益鑑提出「創業是改變自己」,鄭端儀進一步補充,創業並不是說一定要創立公司,人人都可以有創業家精神,在工作當中應用並獲得一點點的進步。她給年輕人留下的建議是“Networking”(人際網絡)、「不要怕失敗」、「成功為成功之母」。她自覺幸運遇到很好的“mentor”(導師)走在前面,放棄20萬美元的年薪去做有意義的事情,因此她現在每月亦有舉辦職業生涯工作坊。她引用“Outliers”《異數》一書說成功者須苦練專業領域10000小時,但“The Click Moment”《彈指一瞬間》一書指出此成功法則只是適用於運動員、音樂家一類,並不適用於科技創新,所以除努力研究以外,創業家還需要其他技巧。林弘全指「你覺得對的事情,別人講什麽也沒有用」,隨後建議青年多唸唸書,例如他喜歡閱讀小說暮光之城,而古典小說也可以展視一個時代的價值觀。網絡時代裏面每個人都是萬事通,他認為人容易沒有價值觀,所以需要閱讀去建構。另外就是「選擇」,不管成功或失敗也不去抱怨,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蔡英文寄語:每個人保持一顆挑戰社會現狀的心 原圖片連結

現今世代的青年一方面受到最好的教育,一方面十八歲的高中生卻只會考大學,跟他們之後的生命沒有連接。蔡英文道「台灣的社會結構落後於社會需求」,社會需要解決的問題,相應的社會經濟結構不能跟上,因此大家可以做的是——每個人保持一顆挑戰社會現狀的心。

圖片來源:小英有約 X 青年對話平台臉書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