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太陽花綻放開始的學生自主新聞模式:專訪新聞e論壇

上圖: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內部情況。

 

誤打誤撞——由新聞所學生編寫作業開始的馬拉松式報導
太陽花學運開始的3月18日當天,台大新聞研究所三名學生前往反黑箱服貿晚會現場做採訪作業。他們遠沒想到這一踏進立法院,就開始了二十二天馬拉松式二十四小時的學運現場報導。新聞e論壇」臉書粉絲團由學運前的八百多到現在的十三萬個讃好,他們的跑新聞模式到底是如何做到高人氣的關注度呢?

3月20日前,台大新聞e論壇網站、臉書粉絲團只是讓教授和學生放作業和成果的地方。3月20日,他們在粉絲團發出第一篇在太陽花學運現場的視頻報導。除了期間的的學運發展,也隨後發佈多篇小人物專訪,包括有新聞主播、自由工作者、律師團、甚至普通上班族等留守立法院的市民;在323行政院衝突和330凱特格蘭靜坐也不乏他們的即時記錄。e論壇主要成員,就讀國立台灣大學新聞所的研究生彭筱婷表示,有些朋友「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新聞e論壇」,甚至有些表示不看傳統媒體只看他們的更新。他們身為學生記者的角色沒有特定的政治包袱和市場導向,反而發揮了增加他們報導信任度的效果,筱婷說:「新聞最簡單的定義就是它是事實。」

 

漣漪效應——從三個到八九十人的龐大編輯記者團
從三個台大新聞所學生發展到八九十人的記者團如何可能?原來初始微光雖小,但在網絡時代,他們懂得聰明地運用網絡特性快速結集同行者。首先,傳統的社交網絡讓新聞系學生之間已經認識。台大新聞所的學生拿了筆電和手機,立刻開設通訊對話LINE群組和hackpad頁面(編按:一種文件共同編輯系統),讓中途主動加入幫忙的近九十名來自政大、師大、交大、東華等學生也可以隨時隨地在網絡上進行發稿、編輯等線上作業。e論壇的公民記者採訪模式,同時像拋出一塊發揮朋輩漣漪效應的石頭,推動身邊的同齡人參與現場報導。e論壇成員,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研究生陳韻年表示當初加入的想法:「我們同樣是同年紀的人,可是爲什麽他們可以做到這樣,我們卻不能?」

 

網絡媒體崛起——爲什麽傳統媒體沒能滿足讀者的資訊需求?
學運可以算是一個讓新媒體萌芽的契機,由於佔領立法院事出突然,期間許多獨立網絡媒體應運而生,例如是進行立法院開會直播的「沃草」國會無雙、公民服貿條例審議網站「自己的服貿自己審」、網絡媒體新聞網站「新頭殼」,還有現場進行直擊報導的e論壇。「新聞不會等你,不會因為你睡覺就沒有新聞。」筱婷表示,學運開始時,誰也沒有猜到後來立法院會被佔領長達二十二天。第一時間主流媒體沒有反應過來,甚至以為事情很快會被壓下來或淡化;加上編採流程的耗時,延長它們的報導出版時間。因此此時公民記者積極的補足角色就變得重要。例如一開始主流媒體記者不能進去立法院的時候,在立法院裏面拿著iPad就能進行公民直播一整晚,而e論壇就透過台灣人最常用的社交媒體——臉書更新報導。他們的編輯團隊在立法院內、外和青島東路三個點也有記者,進行二十四小時文字和圖像的直播更新,得到大學老師的讚賞,她笑道「我們就是賣肝」。

上圖:在網絡時代,手上的iPad或電話已經能讓人成為公民記者。
中立真實的新聞難求?——難以達到但一直嘗試的理想媒體狀態
 「我們既然有這個技能,也許沒有那麼好,至少我們會跑新聞」 ,筱婷說。e論壇就像是一個他們的「小園地」,實現心中那一塊理想中的新聞狀態。
 
首先是確保新聞中立。他們對標題處理得特別小心,從沒有聳動誇張的語句。例如有人的頭被撞破,就應該定義作「流血衝突」嗎?「哪一個媒體沒有立場?大家都說什麽客觀中立。就是我們自己讀新聞都知道,你不用講記者,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 但是筱婷隨即表示, e論壇「把立場放在事實的後面」,儘量沒有偏袒任何一方,將受訪者的事實表達明晰。韻年評論,主流媒體雖然有一定的公信力,但是新聞框架設定的比較小,可能會被政治的藍綠顏色和收視率所規限。
 
然後是儘量查證事實。例如3月23日的行政院衝突,有記者回報聞到很辣的味道,所以認為有催淚瓦斯。第二個、第三個去的記者也表示應該有。過了五分鐘,她就想「不對啊,我們都沒有經歷過催淚瓦斯。」 由於事實上沒有辦法確認,害怕此則新聞引起恐慌,所以他們立刻更正報導。學運最後階段,學生忙在立法院收拾和修補,有消息傳來立院總務處警告自行修繕視為「損毀」。「我們應該是第一個知道的」,等到蘋果日報、自由時報各家媒體也即時出了報導,e論壇的記者還在來回確認兩三個小時,查證傳聞的真偽。結果後來官方說明證實誤傳,立法院總務處透過平面媒體澄清沒有此說。也許有人會因為粉絲團的人數直線上升而揮霍他們的關注度,但e論壇看待他們的聲名的態度是內部反而會更緊張謹慎,著重真確性和避免錯字。他們認為,無論讀者認不認同,也是好的鼓勵或砥礪。
上圖:e論壇在立法院場外攤位。
從另一角度理解,市場上有好的讀者才會有好的報章出現。那麼我們如何做一個好讀者?他們以讀書時的經驗分享,認為比較報章,才能接近事實的全貌——拿同一則新聞,版面、標題、內容、角度去比較。眾聲暄譁雖然嘈雜,然而比同一聲音要好。其次是觀眾讀者進行媒體監督。公民目睹誤導性、違反法條的報導,如果主動在網站留言板留言、或打電話更正報導內容,比起完全不看,然後說「台灣的媒體就是很遜啦」的消極心態,這種閱讀多元和積極監督態度的讀者更能讓媒體自我完善。

 
不只是一瞬火花——學運後的新聞火炬延續
e論壇不僅僅在學運期間展示新聞媒體的新可能性,他們還嘗試延續「反黑箱服貿運動」的協力報導模式,把年輕世代的對新聞專業之熱情傳遞到未來。經一番考慮,他們選擇反服貿後續、年底的九合一選舉作為以後的議題集中點,以年輕人的角度去看它們如何影響到台灣公民意識和未來經濟發展。他們最近更學習紐約時報、衛報的趨勢,架設一個關於台灣社運重要人物林義雄的專題網站,以追朔歷史的時間線去規劃網上排版,為讀者帶來嶄新的閱讀體驗。現在他們已經在flyingV群眾募資的平臺上成功募資,將會在這半年以出版專書、舉辦巡迴講座 與 新聞專題報導的形式持續運營e論壇。預計九月出版記錄的專書初稿已經寫得差不多,內有記錄他們學運跑新聞時心路歷程。他們也將會陸續在講座分享學運期間關於特殊編採模式的經驗,給媒體工作者和對新聞有熱情的人參考。「我們對新聞的理解是記者一個人去跑,但原來新聞是可以這樣非典型運作的。」
上圖:《繫上歷史的黃絲帶——從林義雄禁語抗議回顧那個噤聲的年代》專題報導。
現實與理想的差距有多大?——新聞行業情況與e論壇實驗
跑新聞表面有趣,每天接觸新鮮物事,可是他們卻有苦自己知。筱婷表示這如同「進入一個人人喊打的行業」,沒什麼保障、工時長、社會地位又很低,難免會很焦慮又無力。「明明我們知道,好好做會很有意義的行業,但怎麼會邊這樣呢?」。韻年分享,身為女性記者,如果人生計劃結婚生小孩,更不確定可以應付多久,而她希望將來可以跑政治線、社會線。在e論壇獲得關注以後,讓她「覺得它有可能性,實現你的自己心目中」,「那種小園地的那種感覺」。筱婷說,「e論壇的經驗讓我們篤定的知道,我們有可能達到我們想做的事情。」
 
現在專案募資成功,他們謙卑地認為,每一個贊助者的心意都難能可貴,「你爲什麽要給錢一個素未平生的人?只因為他們可以做出好新聞。」他們明白贊助者是對他們過去的肯定、未來的期待,正準備向未來踏出信心而謹慎的一步。
圖片來源:新聞e論壇臉書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