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建築,開創新價值-專訪日新醫院浩劫重生計畫 蘇明修老師

艷陽高照的下午,來到了台北南京東路的精華地段。隱身在眾多店面及咖啡廳之中,國際民間藝術組織(IOV) 台灣分會位於舊公寓的頂樓。

處境與日新醫院有幾分巧合的神似,它的些許斑駁與周圍的熱鬧繁華存在著一點衝突感,但其中卻蘊藏著無數的文化與價值。

 

日新醫院於1936年設立,融合台式、洋式、日式三種不同建築風格,不僅極具外觀上的特色與時代意義,也蘊含著當初醫師照顧人們的精神。但所有權人有意將其賣給建商,經過朴子保存協會的極力爭取後,目前日新醫院為暫定古蹟,得以暫時逃離拆除的命運。

 

三年前蘇明修老師與其團隊在朴子做調查時,發現當地擁有許多未發掘的文化資產及歷史性空間,尤其在醫療文化這一塊的價值更是不容小覷。

 


 

從建築裡看見人們的生活

建築背景出身的蘇老師,認為建築並不只是一個關於設計或其他更複雜的工程領域,它是一個文化的載體。

「你可以從一棟建築裡看到當時人們生活的狀況,」透過每個細節的設計及結構,我們可以思考、模擬他們的生活,進而與他們產生更多的連結

這就是需要保存建築物的原因,「不然看照片就好啦!」蘇老師笑道。

「從原來舊有的歷史跟文化去轉換成有創意的東西」

發展與保存,這兩個看似矛盾的概念一直成為許多社會議題的核心,像是士林王家、苗栗大埔事件等等,無論是因為建設發展、都市更新,我們總是將「新」建立在消除「舊」的前提之下。

但是,對蘇老師而言,這兩者非但不衝突,甚至是互補點

 

( 圖片來源:http://bit.ly/1mJqp0R )

 

蘇老師以台南許多的老房屋為例,它們被改建成咖啡廳、文創商店,反而塑造出一種「地方特色」,更吸引了觀光人潮。破壞原有的東西,再去創造一個新的地方文化,蘇老師認為這並不是最好的選擇,「為什麼不從原本舊有的歷史與文化,轉換成有創意的東西 ?

 

日新醫院在建築及歷史上的價值是無庸置疑的,但經過更深入的評估及配套措施規畫,日新醫院所蘊藏的價值絕對遠大於此,「這是一般人可能沒看到的層面,我們要指出來,讓更多人注意、了解。」他們希望之後的醫療展示館不僅具有文化性價值,也兼具經濟性的發展。

 

 要保護一個東西,就要把它開放

不同於一般人對於古蹟保護應該要避免一切有破壞風險活動的觀念,蘇老師認為,保護一個地域或是一棟建築,並非完全把它與外界阻隔,反而更要開放,讓大家親自去體會、了解,才能產生連結,進而去關注與保護。

上個月他們也在日新醫院地園區內舉辦「回到日本時代」園遊會,許多當地居民及年輕人都穿上日治時期的裝扮,一同在這棟歷史的遺跡裡注入新的活力。

 

(圖片來源:朴子の田野學校 )

將舊事物用不同的方式重新呈現,其實日新醫院的規畫並不是首例,蘇老師的團隊也曾幫民國四十年代建立的「東亞大旅社」進行改造,讓老旅社重獲新生。他們一直在保存歷史的前提下,讓大家用不同的方式喚起過往的記憶。

 

所謂復古,前提應該是歷史的真實性

近年來許多事物,不僅是建築,都出現主打懷舊及復古的風潮。然而,並不是只要套用舊東西的外觀就是復古,其核心應來自感覺或經驗的連結。除此之外,真實性也是必要的。對一般人而言,「復古」背後的歷史或許不是那麼容易辨認,但空有的復古卻經不起分析,它沒有故事及情感去支撐。

 

喚起民眾對土地利用觀念的轉變

對蘇老師及保存協會的同伴們而言,他們如此積極、投入地爭取日新醫院的保存,並不只想保護這棟歷史建築的價值,其核心更在於改變一般民眾對於土地價值的觀念,而非讓建商牽著鼻子走,用少數人利益的角度看待我們的土地。

 

( 圖片來源:http://bit.ly/1mJqp0R )

 

「這是一個Statement」 搶回對都市的發言權

過去,居民們覺得日新醫院是私人產權,所有權人愛拆就拆,其他人並無權介入。但現在愈來愈多民眾懂得開始思考,該如何在私有產權與公共性之間取得平衡。

蘇老師說,在這段奮鬥的過程中,看到許多人從冷漠到支持、從支持到認可,是一個非常大的進展,也是他們樂見其成的。

 

無論未來是否能籌到足夠的錢買下日新醫院,讓這棟美麗的古老西式醫院免於拆除的命運,這個活動都讓朴子跨出了一大步,因為居民對於地區價值再利用的觀念已被喚醒,對當地而言,這才是最值得去保護的意識與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