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N【從心出發】周曦翎、徐超斌

六月份的flyingV Friday Night,我們邀請到了「以立國際服務」共同創辦者周曦翎小姐,以及發起「興建南迴醫院計畫」的徐超斌醫生,帶領大家從心出發、深入國內與國外的現場,分享他們以行動實踐公益的心路歷程。
(以立國際服務的周曦翎)
社會企業? 
 
來到台灣四年的曦翎分享自己過去曾是協助企業家創造億萬財富的國際律師,像是一個「印鈔票的機器」,而深刻體會到企業的影響力與力量之大,於是開始思考另一種可能性:「企業」是個中立的科學工具,除了用來賺錢之外,如果用來做好的事情、公益,那麼同樣也會是非常powerful的!
 
剛離開原本的工作後,曦翎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因緣際會之下來到台灣、接觸到社會企業,當時的以立只是一個由陳聖凱(Kevin)和一位助理兩人撐起的公司,受到Kevin的感動,曦翎決定加入這樣一個團隊。在踏上以立印度建屋的志工旅程後,她發現自己有很多可以貢獻給世界的事情。
用愛完成的事,每一件都完美。
 
曦翎並非冷眼旁觀的同情,而是關心、思考與實踐,因此決心加入以立國際服務,成為共同創辦人,為世界不幸的角落注入關懷,運轉改善社會的引擎。分享會中,曦翎不大談印尼、柬埔寨等等地區多麼的落後或亟需協助,而是分享以立的理念,形容「以立其實就像個嘗試,我們希望邀請各位來感受,成為part of the movement。用愛完成的事,每一件都完美!」
(全台灣最帥的醫師徐超斌醫生)
聽見需要的聲音
 
不同於關注國際弱勢,來自台東達仁鄉的徐超斌醫生,則致力在完成台灣醫療的最後一環:從台東市往南到屏東楓港,總長118公里,而沒有一家能夠救命的醫院的南迴公路。
 
徐超斌醫生和大家分享了他從醫的契機與初衷:「七歲那年,二妹感染麻診併發肺炎,因就醫路途遙遠而來不及挽救,於是我在黑夜中發誓:將來我一定要當醫生,就不會有人在送醫途中枉死了!」
 
進入台北醫學院就讀,而後成為醫師之後,徐超斌醫師開始反思:那裡是我的家鄉,就因為地處偏遠,交通又不方便,如果連我自己都不願意回去,還有誰會願意去服務呢?於是2002年,徐超斌醫師放棄在都市行醫的高薪,返回自己的家鄉台東縣達仁鄉,擔任衛生所醫生兼主任。他爭取把原本簡陋的衛生所改建成醫療大樓,加開夜間和假日門診,更推動24小時急診服務。
 
「身為部落的子弟,我更能切身為部落居民著想,眼見家鄉醫療資源如此貧乏,心想達仁的鄉親一樣每個月繳健保費,為什麼不能和一般人一樣享有同等的醫療照顧呢?為了醫療服務全心全力投入甚至超時工作,不是我想,更不是我要,而是因為在窮鄉僻壤裡,從部落微弱的心跳中,我聽見需要的聲音。」
 
「是這些病人一再教會我如何當一位好醫師」
 
而這一位拼命救人的超人醫生,終於在2006年9月18日凌晨,連續工作87小時之後,在大武急救站中風倒下。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徐醫師擔心的仍是:「怎麼辦?!我真的病倒了,那我住院期間,那些信任我的病人要去那裡?找誰看病?」
 
而在休息過後的「重生」,徐醫師感性地分享到:「這些過去信賴我的病人非但沒有對我失去信心,他們一樣回來找我看診,甚至堅持指名要我替他們動手術,我滿心感激,也滿懷感動:是這些病人一再教會我如何當一位好醫師,我又怎能不用生命守護?」雖然因為過度拼命導致身體失去左側肢體的運動功能,日常生活中常會遭遇行動不便之苦,但徐醫師說他從不後悔,「如果時間可以倒流,人生可以重新選擇,我還是會做同樣的事、一樣的拼命。」
 
「愛,不是我們要去的方向,而是我們出發的地方。」
 
長期深入醫療現場的徐超斌醫師最後和我們分享了他對於醫病關係的深刻觀察:「回鄉服務後,我才真正找到身為一位醫師最崇高的價值,那就是來自病患解除病痛後,真誠展露的燦爛笑容。」並且所謂的「健康」,不僅是指沒有疾病或虛弱現象而已,健康更是一種身體的、心理的、社會的安寧狀態。「病人前來看病,不單單是想解除身體的病痛,更想尋求心理的安定感。」徐超斌醫師如此說道。
 
於是,徐超斌醫生也積極推動「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的成立,致力於貧困家庭的急難救助、獨居老人的居家照護服務,以及改善部落孩童教育環境。而長程的目標則是成立南迴醫院、建立東海岸南迴線醫療健康照護網,完成全台灣醫療照護最後的一環,並且實現醫療服務的公平與正義。南迴醫院不僅僅是一間醫院,更是一個理念,一份願景。
 
從心出發,在別人的苦難上看見自己的責任和使命。
 
不論是國際援助、或是全面性的醫療照護工作,在周曦翎和徐超斌的分享中,都可以看出他們真切的人道關懷,並努力將自己的能力回饋給需要的人。過程中,除了理念之外,兩位也分享了許多和當地居民或病患的互動故事,一段段的真實故事、搭配著最為直接的影片和照片,許多聽眾甚至因此感動到流下眼淚。
 
或許正如同徐超斌醫師所引用的埃及神話故事:當人死後,死神在決定你是否能上天堂時,會問你的兩個問題:你的人生有喜悅嗎?你曾為他人的生命帶來喜悅嗎?在每個人短短的一輩子當中,除了追求自己的幸福快樂之外,更多的價值或許來自對於他人的關懷、在別人的苦難中看見自己的責任和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