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乘以現代,排灣族舞蹈新面貌。

 

蒂摩爾古薪舞集」是台灣第一支以排灣族文化為主體的現代舞團,於2006年成立並由廖怡馨(Ljuzem Madiljin)擔任團長兼藝術總監,巴魯瑪迪霖(Baru Madiljin)擔任舞蹈總監。雖是現代舞團,仍堅持以傳統文化作為基底,提煉出排灣族文化精隨,以歌入舞、以舞寫歌,展現台灣在地特色及原住民當代舞蹈美學的魅力。廖總監說:「所有的根本是來自於自己的母體文化,當沒有自己的母體文化,一切就沒有任何意義 。」因此謙卑地學習母體文化更是舞團的訓練主軸,自許「無止盡的學習者」,他們這般重視文化傳承如同「蒂摩爾古薪舞集」的命名來由:「蒂摩爾」為部落名(地磨兒)之意,象徵舞團之創立與根源是來自於屏東縣三地門鄉,以排灣族古文化為擴居地的集散部落;「古薪」即是以古為薪,以傳統文化作為新生命舞蹈的精神糧食,像家屋內的薪火源源不滅。

今年七月,「蒂摩爾古薪舞集」將躍上英國愛丁堡藝穗節的舞台,展現獨具特色的肢體美學,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的族群文化。演出作品《Kurakuraw‧舞琉璃》主要敘述排灣族琉璃珠圖騰(Kurakuraw)的傳說故事,將傳統樂舞型式融合創新肢體元素,並以多元跨域表現手法,展現原住民當代舞蹈美學的魅力。作品文本敘述:天上飛來壯麗的Kurakuraw,要找尋排灣族有緣的女孩為妻,幾番追尋,與真情驅使下,感動了女孩父母的首肯;Kurakuraw並以手環、項鍊等為聘禮,完成盛況空前的天人婚禮,傳為佳話,成為排灣族中堅貞不移的愛情故事之一。演出作品可看見排灣族編舞家巴魯瑪迪霖試圖以豐厚的文化基底與多元跨界的表演藝術充分對話,並且藉由深度的泥土化拓展至寬廣的文化認同,積極展現其當代價值。作品由說書人全程以排灣族語敘事吟唱貫穿全場,聲樂家及大提琴似有若無的對話中,即架構了觀者進入這個美麗傳說的場域,結合兩位舞者具原創性及在地性身體律動肢體,簡單卻寬廣無垠。

 


Photo from 蒂摩爾古薪舞集粉絲專頁

 

談到排灣族的內斂,廖總監說:「我們從來不會直接的說出我愛你,反而以繞一大圈的方式,隱晦的傳達愛意。」如此龜毛卻又充滿深意的內斂愛情可從排灣族的「檳榔文化」中體現,檳榔在排灣族婚禮當中,被視為不可少的聘禮。當男人想尋親時,必須連枝拔起檳榔葉,將檳榔頭割成月牙狀,這代表著完整的情意與女性高尚的純潔。若給對方的是檳榔攤剝好的檳榔,則是汙辱女方,被視為無禮、輕蔑的態度,會立刻被女方打回票。除此之外,當排灣族男女沒有緣分時,女方會送男方一套衣服,代表著緣份已盡的遺憾以及對彼此的祝福,希望仍能保持朋友關係。排灣族文化對於人生的每個階段與細節都十分注重,其中也隱藏著深厚的情意。

 

每一個呈現給各位的作品,對我們而言都是一項艱峻的挑戰。」廖總監認為,一個再熟悉不過、無法挑戰以精進自身的作品,沒有存在於「蒂摩爾古薪舞集」的義務。就好比廖總監談到舞者排練《Kurakuraw‧舞琉璃》時所遭遇的困境,她說最困難的就是詮釋排灣族文化的情感厚度。在《Kurakuraw‧舞琉璃》作品中,「說書人」作為故事的敘述者需全程使用排灣族族語,一面述說、一面吟唱。然而,語言是文化的象徵,每一句表達都呈現了文化的氛圍與情誼,因此在作品中具有舉足輕重的意義,但對於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可能不是十分熟悉自己的母語亦未經深厚的文化歷練,該如何演繹美麗的語言呢?這不是能說排灣族語、能唱排灣族古調就可以達成的,需要花很長的時間去投入,才能將文化的韻味體現出來。

 

Photo from 蒂摩爾古薪舞集粉絲專頁

 

然而,用身體說話的現代舞者,更需具備深厚的文化底蘊,身為蒂摩爾古薪舞集的主要表演者-許筑媛,其實本身並非原住民,但作為《Kurakuraw‧舞琉璃》的女主角,完美呈現了60分鐘具有強烈生命力道的演出。廖總監說:「部落就是我們的教室」,他們整團進駐部落,與排灣族文化一同生活著,親身感受這個部落的山、水、情意與禮俗,才能有豐沛的情意與表達,並在肢體之中看見排灣族的生命力與創造力。廖總監說:「不管是不是原住民,我們都一起住在這個聚落中,一起生活、一起感受、一起感動、一起難過、一起快樂,如此我們才能深層的感受這個文化氛圍,不管是好是壞,至少我們就生存在這個部落之中。」而這也是「蒂摩爾古薪舞集」的肢體語言能如此溫柔、內斂,卻也強而有力地感染人心。

 

Photo from 蒂摩爾古薪舞集粉絲專頁

 

對於舞團未來的計畫,廖總監說目前台灣對於表演藝術的認知與認同仍不足,許多人抱持著「四百塊拿去吃下午茶就好,為何要花錢看表演?」的心態,因此她會繼續推廣「蒂摩爾古薪舞集」讓更多人看見台灣表演藝術的多種面向與風貌,亦致力提升大眾對於表演藝術認同的意識,並振興部落發展、發展深度旅遊,尋找台灣更多能創造出的可能性,繼續為這塊土地努力。

 

【More Information】

蒂摩爾古薪舞集 《kurakuraw‧舞琉璃》愛丁堡藝穗節

 

本文同步刊登於 MATA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