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x Google、NASA:進入奇點大學的第一位台灣人-葛如鈞專訪

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一所由 Google和NASA 兩大前瞻組織所共同合作設立,並且非常強調創新、未來科技、設計、社會關懷以及創新創業的內涵的未來學院。目的在集合全世界的頂尖頭腦和各領域菁英,招收未來20年的創新領導者,探索如何運用「指數型態」發展的科技,解決人類的重大問題,改變10億人的生活。

每年,奇點大學從全球數千名各領域的人才中,率取40名,提供10周的暑期課程,激盪並鼓勵學員發想創新、創意的點子,來解決人類所面臨的各類型挑戰和難題。

目前,奇點大學的講師群有現任Google全球工程總監Dr. Ray Kurzweil領軍,包含諾貝爾獎得主Daniel Kammen、NASA太空人Daniel Barry、網際網路之父Vin Cerf、電子前鋒基金會前任董事主席Brad Templeto等教授群,以及創業圈裡最有名的一本書「精實創業」的作者Eric Ries、史丹佛細胞生物學教授Daniel Kraft等人也是奇點大學的講座教授,提供跨領域的知識和訓練。此外,奇點大學的畢業生目前已橫跨五大洲數十個國家,至今已有45家新創公司從奇點大學的課程中誕生,包含2012年9月份獲得340萬美元巨額種子投資的P2P租車服務-Getaround (2009年SU學員創辦)、去年在網路上掀起討論熱潮,並在群眾募資網站上成功募得50萬美元的「發光樹(GlowingPlants)計畫」也是由奇點大學學員在畢業後所共同創辦的。

今年,「台灣」也將有機會被引介到這所充滿神人的未來學院,成為改變世界的力量之一。

第一個進入奇點大學的台灣人

人稱寶博士的葛如鈞即將在今年前進奇點大學。葛如鈞跨足多領域,大學念的是傳播,研究所念設計,博士班則跨到理科,在臺大電機資訊學院念資訊網路與多媒體,最後取得資訊工程博士學位。目前在慶応大學媒體設計研究所做人機介面和穿戴式裝置的研究。曾創辦Linkwish公司,發表多款熱門app,如摩斯漢堡訂餐app「Mos Order」,同時也是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 Taipei(全球創業家網路)台北分部年度執行長。

今年,奇點大學給所有錄取學生的第一個挑戰,便是透過「募資」來募得學費;目前葛如鈞也正透過台灣最大群眾募資平台flyingV募資。透過網路,我們訪問到葛如鈞和大家分享更多於前進奇點大學的計畫。

 
Q:促使你報名、爭取入學機會的動力是?奇點大學的哪個部分最吸引你?
 
葛如鈞:
發現奇點大學這個地方時,大約是2012年底左右,當時我所共同創辦的第一間公司創業已達階段性目標(推出的APP總計破兩百萬下載,先後替摩斯漢堡及誠品設計專屬APP「MOS ORDER」與「誠品人」並獲得市場接受。)想趁機去把兵當完出國找尋新的創業題目和方向,正在煩惱好像並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同時揉合科技、工程、設計、社會與創新創業等多重經驗來開創新局,這時候看見奇點大學的資料簡直如獲至寶,馬上開始做了許多功課,並且立下志向要申請。
奇點大學吸引我的地方有很多,除了它的所在位置在所有創業人都朝思暮想的夢想之地-加州矽谷(那是 Google, Apple 等改變人類的科技公司誕生的地方),此外它的校舍與住宿位置更是位在 Google 總部的隔壁、NASA(美國太空總署)的加州研究中心!除了有機會前進矽谷,更能住在一個在好萊塢電影裡才能看到的地方學習、受訓,還有什麼比這更夢幻的?其次,世界一流的講者,與知名公司創辦人如 Apple 共同創辦人 Steve Wozniak 的對談機會,還有課程中強調的「未來20年的科技」,都再再讓我心嚮往之。
Q:在申請奇點大學時做了哪些準備?申請的流程是?
 
葛如鈞:
奇點大學的申請流程非常有趣。基本上你需要回答五個問題,每個問題都還包含一個子題去檢查你的回答是否有¬「打高空」(嘴砲不實),並且每題都只能用兩百五十個英文字來撰寫短文來做為回覆。
 
此外,尚需透過線上機制邀請兩個推薦人在時限內撰寫署名推薦信,並且還須說明清楚與他們認識的背景、時間以及找他們推薦的原因等。完全不能隨便找或是只找大咖就好!最後,還需要自製兩分鐘的影片來回答兩個問題。
原先以為這樣的資料準備起來應該很簡單,五題答案加起來只能用1200多字來撰寫,再弄個兩分鐘影片,我想說應該不會花多少時間,結果當時搞到天天熬夜一直請教海歸朋友協助修改-因為問題其實非常刁鑽非常大,根本就很難在每一題250字的限制裡回答得夠好,而且還要寫得有趣,吸引評審注意。拍攝影片更不用說。要如何用兩分鐘吸引評審的注意,並且還要回答兩個大哉問-一個是:你的人生目標和生活熱情是什麼?隨便回答很簡單,但要回答得有道理,說服得了人,並且讓人印象深刻,那很不容易。
當時錄製那個影片,一個人在大年初一的晚上十一點開始架攝影機自拍,一直錄到早上六點鐘,再花兩個小時剪接到2分鐘左右的長度,上傳到網站,然後在最後一刻按下送出按鈕,過程中好幾度想要放棄,想說自己到底在做什麼,為了一個虛無飄渺的夢想,把自己搞到累得要命。幸好最後還是堅持到底,按下那個送出的按鈕。

Q:在你的改變十億人的計畫中,你覺得同樣適用在台灣、就你的專業能改變現有困境的部分是?

葛如鈞:

我會盡力自己去創業,建立價值,把價值回饋給臺灣,就算建立價值的嘗試失敗了,失敗所帶來的經驗,也是一種價值,我也會盡力分享無論是失敗還是成功,讓後面和我一樣想建立價值帶給臺灣的人,可以更少失敗,更多成功。

我也會盡力去推廣像是SLP Taipei(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跨五大洲全球23個城市的創業經驗、知識共享與創業家網絡)這樣的組織和平台,並且試著找到建構一個「虛擬的加速器」,這個加速器裡應該要有

1) 夠簡易的進入門檻

2) 系統化的經驗談和創業知識分享

3) 能夠被搜尋和補充、編輯的有機網路平台

4) 各種實體非實體的資源可以充分在這裡獲得交換

5) 華人可以在這裡獲得全華文的資訊,而且有世界各地的華人在這裡,拋開華人世界的閉門文化,敞開心胸分享屬於華人的創新、創業經驗談。

重重繁複的申請程序之後,接下來便是等待結果公布。回顧得知入選時的心情,葛如鈞和我們分享道

我記得當時是在從日本短暫回台灣的飛機上,在飛機一落地的時候,手機才剛關閉飛行模式,一收到台灣電信的訊號,我的iPhone就發出了收到新信件的聲音。打開信一看,我就石化了。

非常興奮,知道自己完成了夢想,可以去到兩年前就希望去的地方,也是創業過程中朝思暮想希望能前往朝聖的矽谷創業聖地。但也非常緊張,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高達百萬的學費問題,以及該如何告訴家人這樣的一個消息(突然要去美國待兩個月,而且得短時間內籌得百萬)。

 
挑戰募資百萬學費
 
奇點大學鼓勵學員透過募資來籌措學費,作為出發前的一項挑戰,讓學員不只代表自己,也代表自己的國家與眾人的期望,尋找改變眾人的力量。葛如鈞在正式收到奇點大學入學通知後,並回覆接受這個募資學費的挑戰。
 
而在接到入學通知、決定透過flyingV募資之後幾天,葛如鈞就得回日本,幾乎所有的一切包含文案、構想、聯繫、作圖等都得自己一手包辦,連募資計畫最需要的影片簡介,也都是在最後一刻連續五天日夜趕工才一路從自架攝影機自拍、電腦壞掉不能轉檔、借用學校電腦、沒耳機、錄太多段很難剪接(超過五小時都在對著鏡頭講話)等等的困擾一一排除之下,完成影片的產出。最後,
在好友的幫忙、flyingV團隊的協助下,整個專案最後能夠完整呈現。並且在專案剛上線時,就以平均一小時募得一萬元的速度快速成長。
Q:奇點大學鼓勵學員透過募資來籌措學費,那您對於這項挑戰的想法是?
 
葛如鈞:
我覺得非常聰明,也很合理。一些未開發國家的學員,或是有特殊因素(例如特別優秀,智商兩百八之類的)可以獲得學費減免或全額贊助外,高額的學費對一般人來說本來就會是個困擾。
透過尋找贊助企業、贊助者的方式來募集資金,不僅可以證明、了解入選學員透過計畫執行對他人的影響力,也能夠順便替奇點大學這個組織做到解釋與行銷,整個來說,就是多贏的策略。真不愧是頂尖頭腦聚集的地方才能想到的怪招。(據說錄取率比哈佛還低,學費比美國頂尖商學院還貴!)
Q:這次在flyingV的募資速度這麼快,你有什麼感想嗎?您覺得背後的原因可能是什麼?
 
葛如鈞:
這次上線後,一直到遇到第一個週末前,一共3天募得75萬元,近乎每小時以一萬元的速度,二十四小時定時在成長。這樣子前所未有的速度,是募資計畫上線前甚至上線之後,都始料未及也難以想像的。
我自己寫了幾篇心得還沒機會發表,每一天、每一篇,幾乎都有著類似的話語「像夢一樣,很不真實」,那是很老派的一種情緒,卻天天上演。
如果這樣的一點點成就或是驚人的募資速度,其背後有一些原因的話,我最確定的,一定就是我的朋友們都非常的信任我,也對我提出來的願景給予絕對的支持,大家不只出錢贊助,還寫了一篇又一篇動人的Facebook分享文,也試著感動他們的朋友,跟著出錢贊助。
另外,許多創業圈、產業界的先進朋友們一口答應贊助這次的講座提供演說或參與座談,這也讓這個以講作為主要回饋的募資計畫變得具體明確且更有吸引力。這部份,或許也是募資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挑對回饋、找對支持者。
Q:募資至今,有什麼令您印象深刻的事情嗎?
 
葛如鈞:
太多了,包含上線後整整十五分鐘,沒有半個人捐款,幾個說好會第一時間捐款的朋友不知道是因為個人因素還是系統問題,全部沒捐上去。募資金額掛零好十五分鐘,整個心跳加速到不能自己。絕望再絕望。就像量子力學裡說「薛丁格的貓」,一個關了貓的箱子,在打開之前無法知道是活的還是死了-募資計畫的籌備和上線的心情,就像那樣,募資計畫在上線之前,就像在一個看不見得箱子裡的貓,打開(上線)根本不知道會是死還是會活。5/6晚上10點10分上線的那一刻,直到10點25分才有第一個捐款人Dora Lee捐了1600元,在那過程中,我真的幾乎要以為這隻名為「奇點臺灣」的貓要死了、活不了了。
幸好在那之後,募資金額繼續上升,持續創造了一個令人驚愕的成果。雖然募資達標花了超過一個禮拜,最後的速度也無法一直維持在每小時一萬元,但最後募集達標的時間還是遠遠超乎預期的快。這點真的要感謝各界的幫忙!

預購一場未來的講座

一項募資計畫最關鍵、也常常是最難執行的部分,便是回饋項目的設定。葛如鈞形容在發想回饋項時「如雲霄飛車一般,想了又想,翻了又翻,不知道翻了幾次案,幾百種想法,才總算定調以一個很具體的「知識性活動」:講座分享的方式,做為主要回饋。這樣的作法或許會很累、很花錢,但是對募資的潛在支持者來說,很可能是除了給他等值商品之外,最具體也最有價值的回饋了!」

Q:「奇點臺灣.未來講座」的核心理念是什麼?

葛如鈞:希望能夠

1) 讓自己在奇點大學看到的、學到的東西帶回台灣、放大效益,帶來改變

2) 讓這個募資計畫能夠盡量募到最多的錢,並且讓改變或回饋不會只有一個人、一次去矽谷、一次性的講座而已,而是延續性的,能夠帶給台灣更多次的活動、更多的幫助,甚至有剩餘的錢可以贊助給未來申請上奇點大學的台灣人能夠更輕鬆的入學,而不用像我一樣辛苦。-人募,多人補。

3) 讓近來花費許多時間解決眼前問題的台灣,也能撥出一點點時間,思考未來10年、20年,甚至更久以後的事,去找尋未來世界裡,台灣的位置。

這是台灣第一次有這樣形式被眾人支持、創造出來的講座活動,也很可能是第一次這樣子內容型態的「未來講座」,當然更不用說,會是第一個以「奇點」為題的大型演講分享與座談,因為是第一次,所以當然很緊張,請大家給我們機會與包容,我們(寶博士與寶博士的朋友們)一定會盡力做好。謝謝大家!

 

Q:若只能以一句話來介紹這場講座,您覺得最吸引人、最值得一提的部分會是哪個?

 

葛如鈞:

跨越領域的界線、跨越時空的想像、跨越台灣的困境與藩籬,由臺上的講者互相激盪衝撞,和觀眾一起試著找尋全新的突破點與起始點-是奇點、也是起點for台灣、給下一代的土地。

除了「未來講座」的舉辦,葛如鈞也設定了「達標bonus」,將隨身配戴Narritive 隨身記錄器,把矽谷「最好看」的人事物,即時回傳臺灣。而若募資金額能超標達兩百萬,葛如鈞更將犧牲「攝像」,裝設時境攝影機Web of cam在NASA園區的宿舍房間內,贊助者可隨時體驗「身在NASA的感覺」。

 

Q:關於達標得bonus,配戴 Narritive 隨身記錄器或實境秀希望能達到甚麼樣的效果呢?

目前除了達標百萬將配戴Narritive Clip前進奇點大學之外,我也希望有一點點的機會突破兩百萬的門檻,原因如前所述,希望能一次累積多一些的資源,能讓這個募資對社會的影響可以更持久,而不是只有一次性的講座回饋,並且甚至能幫助到未來有機會再入選的台灣人。

為了達標、超標,同時也為了讓整個旅程能夠取之於眾、回饋於眾,不只是在回國之後才分享,而是從出發前、出發中、出發後、落地的那一刻開始,都時時刻刻地分享我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所以我安排了講座分享、安排了達標的Narritive 隨身記錄器,甚至是犧牲自己提供首次有台灣人(在NASA)所嘗試的10週24小時不間斷真人實境秀,就是希望能夠給那些或許因為工作、家庭或各式各樣原因,暫時沒有辦法遠走他鄉去尋找更寬廣的台灣未來的人們,一個可以透過網路這道窗口,看看新鮮事物,透口氣,想想新的可能性的機會。

【奇點臺灣.未來講座】

 

Q:作為第一個進入奇點大學的台灣人,在奇點的求學生活會中,您會如何把台灣介紹給全世界?

 

葛如鈞:

臺灣最近正在很複雜的掙扎求生過程中,每個人對這片土地都有不同看法。從能源、核電、兩岸政策、經濟發展、環境保護、國家定位,甚至國家的名稱大家或許也都無法很肯定的說出個什麼官方說法的所以然來。

這是我們的現況,也是困境,但正式臺灣當前的樣貌。

我會和奇點大學的菁英教授和學員們說,是的,我們臺灣現在或許長得醜,但人品很美,民主很年輕,在地圖上的位置很優秀,大家的數學很好、電腦很強,只要給予足夠的養分,原先或許得牽到北京才會變成牛,牽到矽谷才有辦法創辦 YouTube或Yahoo的台灣人,或許在自己的家鄉也能夠創造出改變世界的東西來,只要改與足夠的養分,原本十年才出一個楊致遠,再十年出一個陳士駿或簡志宇,我們十年後,要一次出十個,改變一個又一個十億人!那是我們臺灣絕對有機會做到的事,也是我現在的目標。

我大概,會這樣子跟他們介紹罷。

Q:即將進入奇點大學,能和我們分享您此刻的心情與感受嗎?

 

葛如鈞:

要去到任何一個陌生的地方,都會擔心。何況我這次能去到那裡,真的是「順利」背負了超過三百位網友,所貢獻的超過百萬的資金贊助-在這樣的情況下,那種不確定性所帶來的緊張,更是加倍或多倍的。

雖然如此,即將前進到一個從來沒有台灣人真實進入去做長期體驗的地方,那股興奮的感覺或許還是會蓋過那些擔憂或是緊張,雖然奇點大學是不是真的如同許多知名媒體的分享那麼樣的神奇那麼樣的好,又或者,是不是真的可以見到許多令人眼睛一亮的人、事、物和所謂20年後的未來技術?此外,也當然無法現在就確定許多人所說的:來到奇點大學,你的思考方式將會被重新改造成一種截然不同的樣子,但無論如何,就如同我在申請奇點大學的兩分鐘影片所回答評審的問題:「What is your greatest passion in life–the goal that makes you excited to work hard each day to create a better future?(你人生中最巨大的熱情在哪裡?-那個讓你每天興奮地前去工作,日以既夜地希望去創造更好的未來的那樣一個目標是什麼?)」

我引用了楊德昌導演在電影《一一》的最後,小男孩洋洋說:「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你知道我以後想做甚麼嗎?我要去告訴別人他們不知道的事情,給別人看他們看不到的東西。我想,這樣一定天天都很好玩。」

那是我最喜歡的一段話之一,也是我人生中最想做好的一件事。

所以,我會努力去到奇點大學,看清楚我所不知道的事,也告訴你們你們所不知道的事情,給別人看他們看不到的東西。我想,這樣一定真的很好玩!也會很有意義。

 

最後對那些還在猶豫是否要贊助的網友們說一句話吧!

葛如鈞:這次的募資計畫,包含了許多我的第一次,也是臺灣的第一次,你/妳的第一次。

這會不會是你/妳的第一次線上募資捐款,我無從得知;但我確然知道的是,這是我第一次舉辦這樣的募資計畫,也是第一次地毯式地親自拜託每一位朋友幫忙,讓我代表臺灣第一次去到那樣一個對台灣人來說還是個神祕未知領域的神奇學校-一間由Google和NASA合辦的大學,要教我們2045年以後的事。那當然也是臺灣第一次有人透過募資來創造一個原先不存在的講座,並且要在那個講座裡,試著分享原先不存在在這裡的知識,以及不知道到底會不會存在,或是存在在哪裡的台灣未來。

這些第一次,我是靠了非常多的勇氣,也承擔了不小的風險(募資失敗、人品破產等等)才得以跨出這樣的一步。然而,很幸運的是,我有一群很棒很棒的朋友,以及他們很棒很棒的朋友們,在這短短的七天之中,給了我一劑強心針,讓募資計畫很迅速地便接近了我所需要資金的最小額度。

但是,距離要辦一場別開生面的精采講座-像這樣:

距離想要邀請大家很久沒看到的旅外臺人歸國分享、

距離想要累積更多的資源來辦更多的講座,照顧偏鄉的朋友,照顧沒那麼有錢的國高中學生(2045年的企業家們)

距離想要發行書刊,畫報,進入大專院校培養更多具有未來是也、全球觀點的奇點種子大學生

我們還需要很多很多,一百塊不嫌少,一千元不嫌多,一萬塊的話博士用人生感謝你(這是本來就在做的,永遠感謝這片土地),總之,各位接下來在達標百萬之後給予的贊助,就不只是贊助寶博士了,你贊助的,將是更多場的奇點講座在北中南各地的大專院校發生;你贊助的,會是一場或更多場的寶博士前進南迴公路舉辦偏鄉學子未來講座;你贊助的,會是下一個年度,下下個年度,或者更多個往後年度的台灣學生,可以更輕鬆地,少募一點款地,來到矽谷這個地方,或者和寶博士一樣前進奇點大學,開拓視野,開拓事業,也代表我們到那個地方去開拓臺灣人的各種可能性,最後,你贊助的,也絕對會是幫助臺灣這片土地擁有一個更好的未來,讓我們的下一代能夠生活在一個更開放、更創新更有前景的地方,這樣說,很老派,我知道,但是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我相信,那也是你/妳想做的事,也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想要的未來。對吧?

謝謝大家的關注和關心、贊助和贊薪(硬要押韻),感謝各位,無論最終結果到達哪裡,我都會努力回饋,直到超過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