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南台灣的黑馬 — 楓林國小手球隊

他們不是重點發展校隊,也不是傳統球隊。

 

他們是來自屏東縣獅子鄉偏遠地區的楓林國小手球隊

基本傳接球、跑跳擲、三步起跳射門……,這些訓練在每個星期三的下午會在楓林國小的操場或室內風雨場上看見。孩子們熟練地排成兩排,認真地練習傳接動作及輪練進攻;教練則在一旁雕琢每個動作的角度及走位技巧,讓球員反覆地做同樣的動作,為的就是讓他們精準地記住每個動作的作法,減少犯規的可能性。

楓林國小手球隊的訓練時間,只有星期三的下午才有教練指導,另外就是星期四的彈性課程時間,有興趣的同學會和球員一起訓練。他們不像國家設定的重點發展學校有足夠的師資及教材,也是剛成立沒多久、還在試煉當中的隊伍,但他們用比別人多的用心及力量,在今年,有機會能夠代表台灣到歐洲出賽。

 

成軍三年,力拼全國賽以黑馬之姿脫穎而出!

 

手球隊成立的第一年,楓小就以縣內唯一有手球隊的小學代表屏東縣出征全國賽,最後雖然全軍覆沒,但依舊不減潘校長在學校內推廣手球運動的熱情。對他而言,成績不是絕對,重要的是讓孩子愛上運動,並且從中找到樂趣及自信。

 

潘正憲校長回想起第一年比賽回程時孩子垂頭喪氣,他花了不少時間鼓勵孩子再接再厲,告訴他們必須趕快提振精神,因為其他學校都是訓練了好久、打了三年的六年級生,「你們才打第一年,又是三、四、五、六年級混著跟他們打,當然不好贏啊!」於是孩子在第二年拿出了自信,雖然沒能進入複賽和決賽,但在預賽的場次裡贏了不少漂亮的好球。

 

終於楓小手球隊在第三年,以有限的戰力、無限的能量征戰全國賽,對抗身高、體型都相較優勢的全國傳統球隊,楓小的孩子不負眾望,在預賽時以分組第一的全勝成績進入複賽。複賽時,雖然敗給剛從歐洲奪牌返國的團隊,但在決賽時孩子再度拿出實力及信心,力退當年拿到世界手球銀牌的隊伍,最終以黑馬之姿,拿到了全國第三的佳績。

 

排灣族孩子的天賦,因手球而耀眼。

 

「你們真的是黑馬耶!連皮膚也那麼黑!」原本在全國賽隊伍中名不見經傳的楓小手球隊,現在都被別的學校這樣讚嘆著。

 

楓林國小的學生有很多都來自排灣族,而這些孩子具有先天的條件,如體能、彈跳性等相當出色,與生俱來的運動天分讓球隊的隊員在訓練上很快就能上手,儘管在體型上沒有其他球隊的孩子高壯,他們仍以訓練有素的技巧及團隊默契在賽場上擲進一顆顆準確的射門球。

 

「我覺得,手球對我來說很重要,所以很辛苦,我也沒有想要退出。」理著一頭五分頭、留著平瀏海的小五學生溫政翔害羞而堅定地說,他是楓小手球隊的守門員,也是近幾年上場比賽的名單球員。

 

「為什麼會想加入手球隊?」

「因為我看我朋友在練習覺得很有趣,而且還可以去外面比賽,去台灣別的地方玩!」

 

楓小手球隊的學生天真無邪,曾經看著別隊背上寫著「Chinese Taipei」的球衣然後好奇地問校長那是甚麼意思。

「那念Chinese Taipei,是中華台北的意思」校長答。

「哦!他們學校叫中華台北哦!」學生驚喜地喊道。

 

對校長而言,他看著別校的學生已印好出國比賽用的球衣,他們的球衣背後仍印著「屏東縣楓林國小」,其實心裡有些不捨,但更多的是希望能夠帶領學生出國爭光的憧憬與熱忱。

 

楓林國小堅持智育、體育平衡發展,為孩子儲存作夢的能量。

 

不擔心學生因為手球而忽略課業,反而鼓勵孩子從運動中訓練專注。班上有很多個都是手球隊隊員的班導師郭惠琳,希望孩子能在更多元的舞台上成長、發展。

郭惠琳老師在課堂上循循善誘,引導學生在課業上的表現,她說,班上的孩子都對手球很有興趣,那種對手球的熱情及優秀的表現,讓她非常佩服。學生在訓練手球的同時,也沒有忘記課業的重要,甚至他們還是班上的前一、二名,她表示楓林國小注重體育,以運動項目訓練孩子的專注力,郭老師因此十分贊同班上學生在球隊的付出。

 

曾經是手球國手的賴明志教練,原是屏東市高職的體育老師,他每個禮拜三下午花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到楓林國小幫手球隊的孩子作訓練。因為因緣際會來到楓林國小,更因為心裡未曾熄滅的手球熱血,他期待著能為故鄉的孩子奉獻自己,因而不辭辛勞這樣往返,而他也將楓小給的鐘點費捐一半留給球隊,可說是幫助楓小手球隊走到今天的靈魂人物。

 

楓林國小的校長在四年前來到楓小,一手創辦了手球隊。手球隊成軍三年便奪得全國第三名的佳績,走來絕非一帆風順,潘校長回想起球隊從創建到在全國賽中一砲而響,他說:「任何一種團體的成形,基本上都跟人、金錢有關係。」潘校長認為「人」的部分,他們擁有一個熱心奉獻的教練,學校的教職員也全心全意地支持、為孩子付出。現在面臨招生的困難(學校學生本來就少)以及球員被挖角的無奈,潘校長仍堅信球隊因為有這些人的力量,會有充滿光彩的路。

 

而經費呢?潘正憲校長瞇著眼笑說:「當然要由我這個校長來承擔!」訓練用的設施或是小球員的球衣、球鞋等等,這些需要長期投資的資源不是所有孩子的家長都能負擔的,除了校長自己大力贊助以外,他也感謝縣政府、鄉公所、議員及善心團體提供專款的補助,讓球隊的經營還能勉強繼續下去。

 

楓小孩子的夢,需要更多人的幫助。

 

校長說,出國比歐洲錦標賽的總經費需要百萬餘元,扣去縣政府、鄉公所的補助,還是不足以支付,即便有善心民間團體的捐助,到目前卻還是有超過六十萬元的資金缺口。

楓林國小的校長及教職員全心希望孩子能從手球運動中建立對自己的信心,從中獲得「我很獨特、我很特別」的認同感,並且希望他們為自己、為台灣爭取榮耀的機會能夠被實踐。然而他們需要更多的支援以及協助,才有這樣的機會可以飛出台灣、力拼外國勁旅,讓他們好不容易掙到的資格得以付諸實踐。

 

「夢想不能決定孩子生命的長度,卻能擴展它的寬度」

讓我們盡所能,幫助楓小手球隊的孩子出國比賽、完成他們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