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10億人的學校,台灣第一位入選生葛如鈞

創造未來的學校該長怎樣?一位台灣年輕人,葛如鈞,正在募款前往由 Google 與 美國太空總署(NASA) 創辦的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他答應帶回學到的東西。

gallery-1

奇點大學 — 10 個禮拜、10 年、10 億人

 

你能不能在 10 年內改變 10 億人的生活?這是奇(ㄐ一)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挑選學生的標準。它集合矽谷創業家、Google、NASA 的資源,自 2009 年開始,每年提供 10 周的暑期課程。它招收來自世界各地 80 名學生,鼓勵學員針對世界上的重大問題,像是生技、機器人、貧窮、教育等,發想創新的解決方案。

from http://singularityhub.com/2012/07/03/how-challenge-becomes-opportunity-at-singularity-university/

這些問題太大?奇點大學用世界上最尖端的科技啟發學員,像是 Google 無人車、NASA 實驗室、史丹佛大學的基因轉殖。

你的計劃需要專業協助?奇點大學找來可口可樂的行銷顧問、Google 工程總監。

實現計畫需要錢?奇點大學一通電話幫你找矽谷創投。

創辦人之一 Ray Kurzweil,在 2005 年出版了《奇點迫近》 (The Singularity Is Near)一書,提出如今的科技是以指數型加速發展。他預測到了 2045 年,人類社會將來到一個奇異點singularity),就像是宇宙起源的大霹靂中的奇異點一樣。屆時科技超越人腦,成為人類社會爆炸性成長的起點。人類將會面臨全新的課題。

2045 年不遠,現在的人類做好準備了嗎?於是 2009 年,一群創業家,包括 X Prize 創辦人 Peter Diamondis、 知名未來學家 Dr. Ray Kurzweil、網際網路之父 Vin Cerf 等人,決心規劃出世界上最顛覆想像的課程。那就是奇點大學。

目前奇點大學造就了 45 家新創公司,以及各種天馬行空的前瞻性點子,包括在開發中國家列印住宅、手擲農業探查飛機、公民投票平台等等。

但這張前往「巧克力工廠」的金獎券並不便宜,學費要美金近 3 萬元。而且學校規定選上的學員必須自行籌措經費。一方面是募款過程會幫助宣傳奇點大學;另一方面是如果學員連這都做不到,怎麼可能改變 10 億人的生活呢?

 

奇點大學第一位台灣學生

 

今年,終於有一位台灣人確定入選,是人稱寶博士的葛如鈞。有物報告透過 Skype 訪問到正在日本慶応大學做博士後研究的葛如鈞。

有物報告:(以下簡稱有物)先簡單自我介紹?

寶博士葛如鈞(以下簡稱寶博士):大家好, 我是寶博士葛如鈞。我大學唸傳播,研究所唸設計,博士唸資訊工程。現在正在做博士後研究。

寶博士葛如鈞

按:寶博士太謙虛了。他曾創辦 Linkwish 公司,推出多款熱門 App,包括摩斯漢堡訂餐 App「Mos Order」。並擔任 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 Taipei 全球創業家網路台北分部年度執行長。現成立第二家公司 SBACE.IO ,開發藍芽 iBeacon 穿戴式裝置。也是知名部落客

有物:為什麼想去奇點大學呢?

寶博士:當初我想說當完兵後一定要找機會出國進修。不過像我這樣大學唸傳播、研究所唸設計,博士班唸資訊工程,還創業兩年的履歷,出國去哪裡可以讓我實踐跨領域的能力呢?我希望發展出新的可能性。

2013 年我發現奇點大學時,就想說:「天啊!全世界竟然有這樣的學校!」於是我立定志願 2014 年申請。畢竟奇點大學強調科技跟設計結合、還有強調創業精神,不正是最符合我嗎?

要去,當然就要去奇點大學的招牌計畫 – Graduate Study Program(GSP),才能在矽谷待上兩個半月。我想從這些神人身上學習怎麼創新、怎麼看台灣的問題,找出解決之道,再帶回台灣。另外,我聽說 Singularity University 外號叫做 sleepless university,也令我十分興奮。

 

突破創業侷限,分享視野

 

有物:申請 GSP 的學員必須提出一個能夠改變 10 億人的計畫。你的計畫是什麼?

寶博士:台灣很小。所以如果要影響十億人,眼界就要比台灣更大──比如說整個華人世界。

我曾參加 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SLP) Taipei ,也負責執行 SLP Taipei 2013~2014 年度計畫。這對我錄取奇點大學有關鍵影響,因為我真的身體力行投入 SLP Taipei。我也因此了解如何透過組織,協助華人解決在創業上經常遇到的連結性、透明度不足的問題。

儘管現在已有不少的創業平台和活動,但彼此並沒有連結。資訊沒有一個共通儲存、分享的地方,創業經驗也沒有一個系統性的查找方式。若是有一個華人創業資訊平台,能影響多少人啊!

在奇點大學列出的領域中,我最感興趣的是「創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因為我覺得華文世界在創新創業的知識上不透明,也沒有像西方一樣已經累積很多創業心法。

所以我去奇點大學,第一個目標是取經。向全世界最聰明的人請教該如何思考。

第二是嘗試發展出適合華人創業的理論、方法、內涵。畢竟西方世界的道理不一定符合我們的文化。像是西方有「咆哮房」(yelling room),讓主管進去房間毫不留情的把醜話講開、該罵的罵完,可是情緒不帶出房間。這種方法不能直接應用在華人創業。那究竟屬於我們的 entrepreneurship 是什麼?

再來,則是要讓這些討論和知識能夠留下來。

因為像我自己創業,每次摔到一個洞裏面,都發現牆上已經有很多人的簽名。等到我很努力從洞裡爬出來,去問那些人,他們才說:『對啊!我也摔進去過。』這些事情讓我很生氣,難道不能夠在我跌進去之前就有人告訴我嗎?

所以我初步想法是希望有一個華人創業資訊平台,以華文形式存在;讓華人隨時可以分享、吸收創業資訊。除了華人創業跟西方創業有所不同以外,也是因為現在創業資訊多為英文,我不希望語言成為創業障礙。

有物:可以舉例創業時跌進過什麼坑嗎?最想改善的問題是?

寶博士:當初創業時,所有的人都跟我說創業股份不要 equal share(按:即創辦人擁有相同的股份)。但我們幾個共同創辦人想說,我們感情這麼好,怎麼可能會有問題?結果發現這真的是一個坑。可是當初沒有人跟我們說為什麼。這些創業資訊沒有流傳,告訴後進者如何避免。

另外現在各種資訊可能四散在網路上,也需要有人整理分辨哪些資訊是有價值的。我更希望引起討論。因為創業時,聽到的建議通常只有結論,或是選擇題的幾個答案,可是沒有建議背後的原因。創業經驗應該是申論題,充分討論分析各種可能。這些討論可能是線上,也可能是線下活動。

有物:聽起來你想做很多事。

寶博士:我知道這問題很巨大,但我的基本信念就是關於創業的資訊應該被流動、被 revealed。就像楊德昌的電影《一一》中,有一個不斷拍攝別人後腦勺的小男孩。在電影最後,他跟婆婆解釋他拍別人後腦勺的原因:

「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你知道我以後想做什麼嗎?我要去告訴別人他們不知道的事情,給別人看他們看不見的東西 . . . 我想這樣天天都會很好玩。」

Yiyi_poster

至於我自己,我用我的人生體驗這麼多事情,用自己的身體去衝撞華人創業的高牆,就是希望找到衝破這座高牆的方法,然後給大家看他們沒看到的華人創業後腦勺。

 

奇點台灣募款計畫

 

有物:你在 FlyingV上為將近 3 萬美元的學費和奇點台灣的營運資金募資,並且承諾回台後舉辦奇點台灣未來講座。可以簡述奇點台灣計畫嗎?

寶博士:我一定會隨時報導我在奇點大學的所見所聞。我也希望能從奇點大學帶回新的想法和經驗,分享給大家。但只有我一個人不夠,所以我發起奇點台灣,就是想找大家一起探討,在科技以指數型發展的狀況下,台灣的奇異點會在哪裡?

畢竟當你線性走路,走 30 步會到 30。但如果你走指數的 30 步,你會走到 10 億。奇點台灣未來講座就是指數型成長的起點。我預定辦在國慶日 10/10,因為正好是電腦的二進位的 2,相乘或相加都剛好是 4。我想邀請創業家、科技界一起來談他們看到的未來可能。

奇點,也是一個起點。我覺得台灣似乎缺乏未來思考,很少想到幾十年後的東西。我這次去奇點大學,想帶回在奇點大學遇到的人事物和啟發,讓奇點台灣這個平台成為知識性、公益性的平台,永遠去看台灣的 next starting point。

–>更多有關奇點大學,以及預購參與寶博士的奇點募資計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有物報告 yowu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