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不是我們要去的方向,而是我們出發的地方 ── 輔大坦尚尼亞醫療服務團

“Mountains never meet, but people do.”  山嶺將永遠無法相會,但人們卻可以。

這是一句源自東非的諺語,它的原意為當我們曾有過某些相同的經歷時,也許此刻相距遙遠,彼此仍能相互連結並希望再次聚首。

 

輔仁大學坦尚尼亞醫療服務團至今是第三屆,成員為醫學系和護理系的學生,在其他朋友們到處玩樂打卡的暑假,他們蟄伏了半年,就為了在這個暑假遠赴東非綻放,化作護花春泥,犧牲了自己生命中的寶貴時間去讓其他人的生命更圓滿。

 

你所浪費的今天,是昨天死去的人奢望的明天

你現在抬頭望見的無非是燦爛的陽光或皎潔的月光,習以為常,但在非洲的坦尚尼亞,天不曾為當地居民的停留而等候,不曾黎明晚些時候,一個回首已經日落;天也不曾因祈禱而回眸,不曾歡笑多些生活,說穿了,誰能夠。

你是否知道僅僅56公里的距離有多遠?那是生產後失血過多,一位稱不上母親的女性和死神最近的距離。

 

這位母親在被一輛破舊的車子送往最近的醫院前,已經在家中忍受著兩天兩夜的分娩劇痛,沒有止痛藥,沒有鄰近的診所,只能依靠部落中的接生婆以傳統的技術來幫忙,最後雖然完成了生產但卻誕生不了新生命,一對新生命就這樣殞逝,母親連眼淚也還來不及掉落,卻因失血過多而命危,經歷一趟兩個小時的車程,最後即使到了醫院,也就此香銷殞落。

一條看不見的路

根據統計,馬賽部落裡有93%的婦女在家中有菌的環境下生產,除了因為貧窮,大多因為設備簡陋的衛生所距離他們數十公里之外,要讓身懷六甲的母親蜷縮著疼痛,徒步走那段崎嶇顛頗的道路,一條看不見希望的路,是完全不可能的,這樣的結果導致嬰兒出生的夭折率高達三成,在台灣婦女難產的比率是以千分之一為單位,但是在非洲風險卻是我們的數十倍,更遑論孕婦對於健康知識的缺乏,反倒相信民俗流言,如懷孕期間盡量減少進食,以免孩子頭太大而難產的偏差觀念,健康儼然成為了婦女們奢侈的願望。

你遠比你想的還要偉大

一群醫學護理的學生不僅獨善其身,還能兼善天下,醫療服務團以「婦女生產」為主要診療方向,在部落中傳播正確的生育觀念,此外,今年還加上瘧疾和愛滋病等衛生教育課程,雖然他們不能實際開刀,但憑藉著自身的微薄力量讓非洲人感受到名為『溫暖』和『關懷』的萬靈丹。

志工是心靈充實的富者,他們將真誠的愛,當作生命的一部份並身體力行,如同一位團員分享她去印度兒童之家做志工的經驗:「在她幫一位有身體障礙的小孩洗完澡後,正準備替他穿衣服時,赫然發現怎麼剛洗完澡卻又滿身大汗,頓時,她淚眼婆娑,潸潸淚下,原來這位小孩正用盡全身力氣去地伸展他的胳臂,因為他感受到志工的熱心幫忙,所以他也要為自己而努力。」所以團員們深信,只要真心付出,那怕只有一點點,非洲人也一定會感受到愛,永不止息。

上帝不會給你過不去的考驗

徐超斌醫生說:「愛不是我們要去的方向,而是我們出發的地方。」輔仁大學坦尚尼亞醫療服務團集結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這期間不僅要準備出團事宜,同時也面對國考的龐大壓力,身心俱疲的他們異口同聲地說 :「團員們的鼓舞打氣是支持下去的動力!」這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事,無庸置疑。

但實際上,輔仁大學坦尚尼亞醫療服務團一路上步履蹣跚,有別於其他志工團是由非營利組織規劃好行程,他們必須一手籌劃團務和服務內容,也包括經費的募集和物資的籌措,這同時也是令他們頭痛的燙手山芋,因為許多醫療物品無法直接向民眾募得,所以只能仰賴金錢去購買,這道難關有賴社會大眾的幫助,共同跨越。


活在每一個當下,感恩每一次心跳

本屆團長劉令嫻和另一位上屆團員分享上次參加的經驗,她們說:「一個麻布袋,一個寶特瓶,對當地人來說都是彌足珍貴的稀世珍寶,回首想到台灣人其實很幸運,可以享受自由,接受義務教育,不須天天面臨生離死別的壓力,但真正幸運的是志工們,因為他們可以服務,改變自己,也改變需要被幫助的人。」

每個人終究會死去,但你真的活過了嗎?

專案回顧【輔仁大學坦尚尼亞醫療服務團 】

http://www.flyingv.cc/project/395

圖/輔仁大學坦尚尼亞醫療服務團

文/李虹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