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沒有彩排」 ── 阮劇團團長 汪兆謙專訪

朱學恒說:「有時候男子漢的選擇,不一定是正確的事,而是不後悔的事。」有時候確實不必過度嚴謹的思考,因為不知道要何時才會到終點,所以只能不斷向前奔跑,畢竟沒有比賽是在起點就結束的。這次很榮幸採訪到阮劇團團長汪兆謙,分享給還在躊躇不前的你,如何站上夢想舞台的故事。


再嘉演一場,自己的家鄉自己顧

  一位七年級生和戲劇的邂逅,要從一間教室說起,就讀嘉義高中的汪兆謙,成績總是一落千丈的他因為參與了戲劇社團,開始在戲劇的小世界裡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尤其是參加《超級蘭陵王註一的比賽後,更激發了他對戲劇的好奇,讓他在往後人生的舞台上盡情演出自我。

  在考取了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後,他赫然發現北部的資源遠遠超出他的想像,每個周末的戲劇展演多到目不暇給,雖然當下可以不斷充實自己,藉由欣賞表演來培養他的導演觀點,但心中卻始終存在著一份深刻的領悟,回首高中時期,時常要東奔西走到外地去看戲,但卻發現僅僅相距250公里的距離有著天壤之別的城鄉差距,汪兆謙暗自思忖,一顆原本寧靜的心鐘,開始迴盪,喚起的是無可避免的響亮,幾聲,不徬徨。

  改變需要多久?答案是只要跨出第一步的時間,汪兆謙不假思索找了一群同為嘉中人的志同道合,六個人眾志成城,堅持「讓嘉義人也有戲可看,讓外縣市的人也有到嘉義看戲的選擇」的信念,趁著寒暑假空檔回家鄉演戲。

  萬事起頭難,沒有場地排練是令他頭痛的第一個燙手山芋,汪兆謙左思右想終於找到了一個解答,就是母校嘉義高中,於是他們找了間空教室就冒然闖入,汪兆謙說:「回想起當時,說起來有些荒唐,但那是我們最後的依靠,即便有老師、教官在旁偷偷監察,但他們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他們看到的青春是沒有皺痕。」所謂青春,是一場雨,即使感冒了,還盼望回頭再淋一次。

  荒謬的是原本計畫在嘉義演出的他們卻無法如願以償,因為在當時的嘉義尚不存在藝文氣息,沒有任何可以演出的劇場舞台,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情況下就以較具有藝文底蘊的台南做為粉墨登場的第一站,於是在2003年暑假在台南發表他們第一部對外公開的作品《多給我們幾雙鞋》,這部戲正也是在探討城鄉差距的問題。

最感動的瞬間無非是站在夢想舞台的那一刻

  緊接而來的燙手山芋是金錢和人力問題,自掏腰包是當下唯一的解答,此外還要身兼數職,除了當演員外也要負責宣傳、道具製作、美編等,當中最有趣的是手繪海報並且挨家挨戶去懇求張貼,雖然困苦但他們卻樂此不疲,因為汪兆謙說:「這可是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也曾做過的事,相較於他當時忙了一整天只有一個商家答應,我想我們好很多了。」


在台南成功的謝幕後,六位團員的感動不言而喻,如漂鳥找到家的雀躍;如沙灘迎合浪的澎拜,於是他們相約每一年的寒暑假要再登上舞台,演出屬於南部人特有的戲,並且預告在五年內要正式成團的大願。

一陣傻勁的風一轉眼吹過了四個年頭,這期間他們除了定期演戲外,也學以致用,將所學所見所聞回報給家鄉的學子,以補足城鄉差距的缺口,例如到嘉義各高中職擔任戲劇社的指導老師,同時這一路上也得到許多貴人相助,如林瑞霞老師免費提供桃山人文館作為排練場地及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張世杰主任的大力協助,汪兆謙說,這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當你全心要完成一件事時,全世界都會幫你」,這句話說來很玄,但不得不信,它的存在是非常有力量的。於是在2006年,汪兆謙向政府申請立案,正式成立『阮劇團』,完成當時的諾言,正式在舞台上揭開序幕。


「阮」,為臺語中「我們」的意思,因為表演戲劇絕不是單打獨鬥的獨角戲,不僅幕前,幕後更需要龐大的人力資源去協助,所以當一群同好,並肩走在同一道路,目光朝向同一方向,一起完成一件事,那是唯獨親身體驗後才知道的感動,所以對汪兆謙來說阮劇團是一個可以共享,可以一起創造回憶,只要在一起就是幸福的劇團。

落葉歸根,同時也期盼飛翔

阮劇團的創作理念是「改編經典,結合在地」,有別與大眾以往對於戲劇抱持著「有看沒有懂」的刻板印象,阮劇團加入嘉義本身的場景或故事元素融入其中並運用幽默的口吻,不分男女老少,讓嘉義鄉親在看戲時多了份親切感,讓每一部戲的理念都能直達觀眾的心中。

2009年舉辦第一屆的《草草藝術節》是他們耕耘五年,藉由培養前端顧客看戲的習慣,以及對高中生的基礎經營,讓其可以不斷滋養阮劇團方能結下的第一顆果實。

《草草藝術節》是一個整合嘉義地區青少年戲劇社團的藝術節,目的是要在有「文化沙漠」之稱的嘉義創造出一片綠洲,讓青少年有站上舞台發光的機會,讓嘉義青年不必每每前往台北表演,在最熟悉的嘉義就有演出機會,以微笑為佈景,用自信扮妝,讓青年的表演藝術也能雅俗共賞。 

「藝文播種」是阮劇團近幾年的行動計畫,由於嘉義本身也存在著嚴重的城鄉差距,偏鄉的孩子很難有機會接觸的藝文活動,若要他們的家長特地坐車到嘉義市觀看表演近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因此阮劇團萌生了「偏鄉演出計畫」的念頭,採行主動出擊的方式,將戲劇直接帶到各小學進行免費演出,汪兆謙說,這是一件對的事,也是一件刻不容緩的事,既然是對的就必須堅持做下去,同時也是希望在孩童純淨的心土裡,播下一顆文化的種子,一顆名為機會的種子,等待機會發生或許艱辛漫長,但沒有播種就沒有收成的時候,阮劇團以身體力行藝文的紮根以期待下一個莎士比亞的到來。

以今年首演地點-布袋鎮永安國小為例,演出「發光的窗」,是一部海底世界的奇幻故事,發生背景正是海港鄉鎮-布袋,這對觀看的小朋友來說更有一種身歷其境的感覺,尤其下半場和小朋友的互動,讓他們畫出心中認為的海底世界,並分享天馬行空的想法,或是一起丟小球打擊壞人,都讓全場笑聲不斷,汪兆謙說:「直到離開,都有小朋友拉著我們說『一定要再來』,這就是阮劇團堅持下去的最大動力。」

偏鄉演出計畫資金來源全部都自民營或企業贊助,當中透過FlyingV群眾募資平台已經成功募資到12萬元,同時,阮劇團也將贊助者的姓名做成立牌公佈出來,希冀讓小朋友知道是因為這些人的幫助所以才有今天的演出,汪兆謙也很感謝FlyingV,透過此平台可以讓更多人可以知道阮劇團,一個你出錢,阮出力,一起把愛傳出去的『嘉義紙風車』劇團。

人生就像一場戲劇,但是劇情由你自己決定

汪兆謙認為:「只要是我想做的事都先做了再說,因為人們時常會用還沒準備好的心態來欺騙自己,若一開始我沒有馬上去做這件事(回家鄉演戲),我想十年後我一定也還不會做。」同時也感概現今的教育制度,一個原本可以開心繪畫、跳舞的興趣,一旦碰上考試,學東西就不再單純,但這無一倖免,唯有透過導演屬於自己人生的戲,也許無法改變舞台或主角,但畢竟人生這齣戲是沒有彩排的,盡可能嘗試各種事物吧!有些機會擦身而過,就不會再出現第二次了,劇情是可以自己決定的!

永遠記住,生命中最大的敵人從不是別人,而是猶豫不決的自己!

註一)

蘭陵王:《蘭陵王》的故事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古老的戲劇文本之一。蘭陵王是中國古代驍勇善戰的軍人,擁有一副魁梧的男性身軀,但面貌卻美得像女人,所以在戰場上,敵人笑他長得像婦人,不願和他作戰,他只好戴上一個兇惡的面具才上戰場,所以蘭陵王現今演變成為戲劇的代名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