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N 【虛擬世界。需你世界】g0v x 沃草

【虛擬世界。需你世界】鍵盤救台灣,創造新世代公民運動

本次邀請長期積極參與 g0v 組織的 瞿筱葳 及沃草共創辦人 柳林瑋,分享他們如何透過鍵盤的力量,喚醒台灣人冷漠已久的心,

又是如何運用平台的力量,為台灣社會貢獻一份心力。

 

不只寫程式改造社會  g0v零時政府 瞿筱葳

講座一開始,筱葳就提到最近十分熱門的「政治獻金」專案,現場有許多聽眾也身兼實際參戰者,而此專案結合了不同模式的案子,也能具體而微的解釋g0v團隊的運作方式及其精神。

 

「它其實是一個關於g0v和GOV之間的愛恨情仇的故事。」

五個月前,一位目前在沃草工作的g0v參與者,為了瞭解政治獻金的狀況,將一些相關文件列出來,但由於目前政治獻金我們只能得知總數,政府並無開放細目,因此在開放社群中便聚集了一群人,希望能突破這樣的「不透明問題」。他們採用了馮光遠先生提出的戰略,將一批政治獻金細目印出來,讓每個人認領然後分工去印。

「一個人伐樹,很難;但一群人伐樹,就會很快。」
在政治獻金專案的運作過程間,筱葳逗趣地用了「分身伐樹」的圖片來表示,那時透過一群NGO朋友們的熱心幫忙,跑到監察院印資料,第一個人印了七個人的政治獻金資料,後來網友Ronny Wang也將掃描的檔案切割,號召網友人工辨識圖片裡的內容、數字,經過兩次每兩個月舉辦的黑克松,已經破解了40幾萬,目前也有人陸續去監察院印資料上傳。
「從零思考政府,也從零思考我們應該如何去改變。」
「g0v其實是一個鬆散的社群,完全以一個去中心化的方式運作。」關於g0v到底是什麼、在做甚麼,筱葳用最直接簡單的話語解釋──零時政府一直以來的精神理念,不僅是從零思考政府,從另外一個角度而言,更要從零思考我們應該如何去改變一些事情。
本身為文字影像工作者的筱葳,原本只是想要替這些程式設計者做宣傳,卻意外掉入這個「大坑」。零時團隊在追求資訊透明的過程中發現,他們面對的政府是一大片的黑,往往揭開一層後又有另一層更大的布簾阻擋著,是一個填補不完的大黑洞。
零時政府的第一個專案,起因為去年政府拍攝的「經濟動能推升方案廣告」引起諸多民眾不滿,政府這種「黑箱」的態度,也促使他們將政府預算視覺化,讓大眾能一目瞭然。「從憤怒到協作,從協作再繼續協作」這正是零時政府的起始,也是他們未來跟民眾一直持續互動合作的模式。
從街頭到雲端的游擊戰
以往的專案都是在網路的平台上進行,但今年三月初的廢核遊行開始,許多人離開電腦桌,紛紛走上街頭。3/8當天由於龐大的反核人潮導致網路塞車,讓他們意識到街頭與網路間的互相轉換仍需改善,因此筱葳也設立了「街頭網路群眾不斷線」的部落格,希望未來能讓上萬個人即使在街頭也能用網路溝通,讓街頭與網路兩者是同時並行的。
 
因為想做,就發展出來了
在前陣子占領議院的期間,不僅是零時政府,民眾本身也都自發性地做了他們沒有想到的事,像是有網友製作立法院現場的地圖、一位年輕女孩用文字轉播讓聽障者能即時了解,也有香港朋友將資料翻譯成英文。這些行動其實都代表了群眾的一致想像,如同著名網路學者Clay Shirky所說的「How the Internet one day Transform Government」──我們是不是可以期待,網路有一天真的能改變政府、改變社會的運作方式?
我們不確定網路是否能真正帶來改變,但它的確動搖了一些事
透過網路去連結現場及不在現場的人,像當時在議場內外的人並無法得知雙方的情形,但透過網路的連結,他們可以了解彼此情形進而刺激更多的行動。不僅資訊的即時性、流動性的改變,連運動的模式有有所改變。以往都是由一個中心下達指令,而現在是一種分散式、更有機的互動,每個人都可以透過網路去促成改變。

網路電視  一邊一國?

有些人質疑,網路所能帶來的改變,似乎僅限於平常有接觸新興媒體的網路世代,對於習慣接收傳統媒體的人們並沒有那麼多成效。且由於報紙網路一國兩制,所呈現的資訊有大幅度的落差,對各自受眾的影響也形成了差異。面對這樣的問題,他們在過去一年多裡舉辦了27場黑客松、超過 50 個專案,也到處向民眾介紹,這也是g0v團隊一直想彌補網路與傳統媒體間的距離,將鍵盤的影響力透過更多實際的奔波,觸及到更多人。

接力跑,會跑比較遠

參與式民主是零時政府一直努力的方向。監督政府並不是壓力團體的責任,g0v透過各種工具的開發、協助,讓每一個人都成為監督公僕的人。不只垂直式的監督,每個監督者之間也能有水平式的互動。「參與,就會更在意」,g0v透過協作、開放原始碼的方式在做所有的工作,誰有時間誰有技術就接手下去,每一個人都貢獻一點點,就能變成很大一點。

希望「實質」 的改變  有一天會真的發生

無論是運用何種媒體、如何運用,最終的目的都是希望達到實質上的改變,而不是真的僅用鍵盤就能夠帶來不同。演講最後,她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一個批評者變成一個貢獻者,是兩票的差距」,當一個只動一張嘴的酸民很簡單,但那並不會帶來改變,她也希望每一個人都能成為一個有動作的貢獻者。

沃草 不只WATCHOUT 更要 GO OUT! – 柳林瑋


「沃草」團隊創立以來,最大的精神即致力於關心社會,試圖讓台灣人民能夠簡單地參與政治,喚起台灣公民對政治社會冷漠已久的心。在這次學運中更是擔任重要角色。從一連串服貿公聽會到透過其產品「國會無雙」發現消失的30秒事件,再到學運過程中「沃草」利用獨立媒體的角色,不停地整理相關的資訊釋放給民眾。本次Flying Friday Night 邀請到柳林瑋醫師,一同深入了解沃草成立的背景故事及其未來展望。
只要走出來一次,就會有所改變
 柳林瑋大學時代就讀醫學系,在當時就開始思考: 如何當一個好醫生?
心想念書第一名、有最好的技術,未並是最好的醫生。如果能夠了解一個病人生理上、心理上、社會上的一些痛苦,並擁有專業的方式去提供病人建議,這才是一位好醫生應有的責任。  他認為會有社會運動的產生,源自於人民有感於被壓迫及社會性結構的問題。因此,開始陸陸續續參與公民運動。當時的他並沒有太大的勇氣和大家一起激烈抗爭,而是學以致用在一旁擔任醫務組,以旁觀者的角度聆聽大家的想法。
  近幾年社會運動氣氛沉悶,人民上街頭始終無法獲得政府正面的回應。直至去年8月洪仲丘事件,由柳林瑋率起「1985公民聯盟」上凱道「要真相!要人權!」柳林醫師說,他與洪仲丘應該同一天退伍。然而,他回家了,洪仲丘卻回不了家。
將內心的憤怒轉化為行動,期望透過1985以「實驗」的方式,把社會參與做的很簡單! 希望喚醒更多人走出來,因為「只要走出來一次,就會有所改變。」
九把刀曾說過:「做一場社會運動,不知道今天會不會成功。我不一定可以改變社會,但我們一定能夠改變自己。
透過「動態民意」改變政治
民意如流水,特別是關鍵資訊暴露後。例如: 318學運前,許多人不了解服貿為何。但是,當很完整的論述、資訊被大量接露之後,整個民意就被轉向了。而這就是這次學運最大的意義,因為站在最前哨者行動的同時,也喚醒大眾的注意。
不過,當開始要關注議題時,會發現媒體所報導的並非民眾真正需要了解的事情,甚或隱瞞事實。
 
民主就要接近真實
透明的民主很重要,如果民主機制沒有透明的監督,就不可能運作得順暢,也就不是一個真正的民主。柳林醫師說:「民主就要接近真實 !」
當發現真實,就會想去改變法治。小時候歷史課本教授的內容,當長大後發現與現實生活違背時,就會想要去反抗它。因為它不是真的,很多東西政治上講的是一個話術,當它被戳破我們就得去扭轉它。
 
透過網路,催化民主,沃草營運而生
沃草的精神價值就是要和自由、民主、人權站在一起,目標希望人民是國家的主人,降低人民參政的門檻。為何是透過網路呢? 因為網路不會因社經地位高低,而改變其「一人一票,一票一值」的意義。在平台上,民眾只要利用鍵盤的力量就能夠關注社會,不讓政客將你的權利偷走。 沃草也希望每一個人都不只是人民而已,而是要相信自己是一個完整的公民,相信自己都有改變社會的能量。民眾能夠進一步參與行動,串聯更多人,一起成為讓社會更好的公民。
關注的第一步: 國會無雙
為什麼選擇國會?
去年馬英九支持度9% ,國會一直以來滿意度都很低,最低的時候只有5%。
更重要的是,所有國家的法律及重大決議都是在立法院被討論的。當每一個議題都有一群具有行動力的公民關心時,我們的權利、國家就不會輕易被政治人物奪走。 
「國會無雙」是沃草第一個產品,以運動賽事的風格呈現。有重大賽程、轉播無上限、球評(名嘴、教育學者、教授)講評、戰報、精華影片等,讓民眾關注議題的同時也能有所趣味。 「國會無雙」在這次學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立法院的IVOD四年花了一億八千萬,但卻經常出現人為控制的黑幕或是停止錄音,自動過濾掉某些內容,嚴重影響民眾關心法案議案審查的權利。 「國會無雙」的全程轉播抓出了這次服貿的「30秒事件」,沃草將此消息散播讓全民知道這不民主的過程,開啟了太陽花學運。 起初每日只有20~30人在線上一同關心國會,但沃草還是不停的整理戰報,決定要撐下去! 這次服貿的因素,使關注社會議題的人越來越多,熱門議題同時在線上的增加為2000~3000人。「如果你去關注國會,我們就能夠讓民眾關心身邊的議題」柳林瑋醫生說道。當民眾取得這個途徑後就能輕易地關心國會和政治,而這也是沃草重要的目標。

 
民意匯集處: 市長,給問嗎?
「市長,給問嗎?」為同時掌握選民、政治人物、媒體需求的一個平台。
選民能夠向候選人提出問題,候選人則可以在上面自我揭露和民眾互動,媒體朋友則能夠平台上關注整個社會真正在意的議題。 
台灣人平時不太討論政治。當選舉快到時,社會對政治的氣氛就會開始活絡。
然而,媒體常常報導的是參選人的花邊新聞,很少人去關注其政見本身或是政策,民眾在一陣迷茫中就投下了選票,選出現在的政治人物。
 許多爭議性問題在選舉中往往會被閃躲。當社會大眾對於某議題相當關注且發出提問時,透過「市長,給問嗎?」的運作機制,每個候選人就必須去回答,每個回答的結果,某種程度就會變成線上辯論會,讓三方有機會去產生對話、交集,產生解決的方法的機會。
無論是「國會無雙」或是「市長,給問嗎?」,沃草秉持著爭取「自由、民主、人權」時,希望的就是提供好的工具,讓台灣擁有健康的政治形態,並把國家還給人民! 
 
沃草未來願景
「市長,給問嗎?」 X  VDemocracy
越來越接近年底選舉,沃草的下一個階段將把「市長,給問嗎?」與政治獻金結合。民眾能夠提出問題、檢視候選人,從其身上獲得滿意的回答願意支持他。此時,就能透過VDemocracy贊助,讓候選人得到實質上的幫助。這樣的方式也讓政治獻金變的透明化,所有的互動、金錢流向都會在平台上公開透明。利用這個合作方式使網站和政治獻金運作模式變得有趣且有意義。
 
「議員,給問嗎?」X  VDemocracy
相同的模式也將運作在未來的新平台「議員,給問嗎?」。 在各個城市中都會有議員的選舉,沃草希望透過這個方式鼓勵年輕人參政。議長候選人只要有足夠的問政能力、論述能力,也願意給民眾做檢視,就有很大的機會在沒有很多錢的狀況下於VDemocracy上得到資源。 在平台上回答得很好,也可以幫助參選者贏得新聞版面的曝光。候選人也不需要去做一些與凸顯自己優勢無關的事情。我們希望透過這樣的平台合作方式,讓選舉變成健康的模式。
 
身為台灣公民,在這次學運後給我們最大的啟示即不能在對社會冷漠,沃草提供完善的資訊及平台,期盼讓更多人選擇站出來關注、行動。
政治即生活,沒有人躲的掉。不只WATCHOUT 更要 GO OUT,成為讓台灣更好的力量!